网络黑客 游走在黑与白之间

2009/7/30 来源:www.arpun.com 作者:小白

网络黑客 游走在黑与白之间 

 图为:黑客

  提要

    楚天金报消息(记者徐玲玲 实习生王秀 乐金瑶) 黑客对于我们已经不再陌生。 近年, 几起黑客事件将这个群体推向我们视线:黑客是个什么样的群体?他们如何生存?他们最后的归宿在哪里?

  黑客不等同于骇客

    7月, 造成5月19日江苏、安徽、广西、海南、甘肃、浙江等六省(区)网站速度变慢或断网的4名犯罪嫌疑人, 被江苏省常州市天宁区检察院以涉嫌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批准逮捕;

    6月, 一伙编写、传播“大小姐”系列木马病毒, 攻击网站并以此盗取玩家游戏装备的6名被告人, 被南京鼓楼区法院以非法侵入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判处1年有期徒刑, 并处高额罚金;

    2007年9月, 湖北省仙桃市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熊猫烧香”主犯李俊、王磊、张顺、雷磊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一案。 几名被告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到一年。

    ……

    黑客, 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群体呢?近日, 记者采访了黑客培训基地, 银河学院周子云副院长。 他首先表达了不同的意见:“将这些网络攻击、犯罪等同于黑客行为实际上有失偏颇, 其实那属于骇客行为。 ”真正的黑客应该是“热爱探索问题、解决问题、编出精妙程序的人”, 它是由程序设计专家和网络名人所组成的,他们是愿意与人分享的文化社群。 他们创造了“hacker”这个词。 “黑客其实就是一种分享精神, 一种对计算机技术的执著。 而现在社会上, 不少人称自己是黑客, 并以黑客的名义去蓄意破坏网络。 他们其实是‘骇客’(cracker), 骇客专注于搞破坏。 ”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 现实生活中, 黑客与骇客的分别远没有那么清晰。 在“黑与白”之间游走, 是他们最真实的状态。

  “黑客”职业五花八门

    “菜霸”是个在黑客界绝对响亮的名字。 他是出生在湖北的少年网络天才, 他的传奇经历, 曾在央视向人们展现。

    2006年, 记者在天门一个小镇上采访了这名年仅16岁的黑客。 当时, 他刚从深圳市公安局被网友保释出来。 从天门被带到深圳, 他的罪名是攻击、敲诈国内一知名网站。

    菜霸读书不多, 所有的网络知识都是自学的。 他平时足不出户, 远程帮一些网站做技术维护, 每月约6000元的收入。 出于好奇, 他也和网友们一起去“黑”别人的网站。 但随后, 他会与对方沟通, 指出技术漏洞, 提醒对方加以防护。 正因为如此, 他在网上交了不少朋友。 2006年8月初, 一网友邀菜霸去挑战国内某知名网站, 在电脑前彻夜不休地鏖战了六天六夜后, 8月8日早上, 菜霸攻破了该公司的内部系统, 并直接发送短信给网站负责人:“你们的系统有了问题, 请和我联系。 ”他还与该公司的技术人员沟通, 指出该网络上的漏洞。 可事后, 对方却以勒索为由报警。 他也被深圳警方“请”到拘留所。

    菜霸在网络上失踪惊动了众网友, 8月20日, 一名为“防弹武僧”的网友和律师到深圳为菜霸做取保候审。 此后, 菜霸才知道, 对方是北京一家传媒公司总经理。 随后, 菜霸随“武僧”去了北京, 在其身边学习。

    2007年, 菜霸到达广州, 后来开了一家公司。

    记者还在网上采访了一名年仅19岁的黑客“歪歪”。 严格地讲, 歪歪不是职业黑客, 他在做销售工作。 “能说我是黑客, 我觉得很开心, 这是对技术上了档次的人的美称。 ”他们没有固定的圈子, 只是喜欢凑在论坛里, 一起研究技术, 而且相互都不知道别人是做什么的。

    瑞星杀毒软件武汉分公司负责反黑客培训的朱老师告诉记者, 黑客们大多在17到25岁中间, 职业可谓五花八门。 不少人是因为喜欢和悟性去钻研的。

    “黑客”为害方式多样

    在黑客圈子里, 有人给公司维护网络安全, 但有一部分人却游走在犯罪的边缘, 对别人的网络实行恶意破坏, 或帮公司盗取竞争公司的商业机密, 或帮网站之间打“暗战”, 还有的盗取别人的网络银行账号, 直接盗取现金等等。 不久前, 国内一公益网站的银行账号被篡改, 使得一部分捐款直接落入黑客腰包。

    黑客产业链是如何形成的呢?朱老师说, 在利益链条中, 黑客被称为“卖枪者”, 他们利用技术根据买家需要特制木马, 买家会花费几百元甚至上万元不等的价格, 在“卖枪者”手中买到木马病毒;利益链条的第二步是“挂马”, 就是将这些病毒植入特定的网站或是把木马植入“肉鸡”中。 “肉鸡”就是被木马侵入的最底层计算机。 这些“肉鸡”的个人信息、账号、游戏装备、私人照片、视频等被黑客盗取后, 就可在网上交易出售。 另一种“挂马”方式是通过在论坛上张贴含有木马病毒的文件吸引用户下载。 一旦成功, 大量的目标信息就会源源不断地被黑客工具所盗取。

    “‘买家’是利益链条中的老板, 他们是出钱的人”, 朱老师说。 批发给黑客的信息被圈内称为“信封”, 比如位数较短或级别较高的QQ号码, 或是游戏装备。 这些经过筛选的“信封”被“解封”后, 由此盗来的Q币、网游装备等“虚拟财产”就可进行最终的销售了。

    此外, 黑客也可以提供恶意广告插件, 使用户电脑弹出特定的窗口。 弹出窗口每千次的售价约为12元, 国内目前至少有50家恶意广告代理商。 据计算机网络应急技术处理协调中心估计, 仅恶意广告的年产值就达1.08亿元。

    黑客“漂白”:未来满是阳光

    黑客中“黑”的一面, 给社会带来了不少威胁。 随着网络安全的管理加强, 不少黑客也在考虑如何“漂白”自己。

    32岁的许平(化名), 在汉口常青路开了一家网络公司, 除了进行网络维护外, 公司的业务还涉及软件开发等。 他毕业于武汉大学计算机专业, 就业不太理想。 为了生活, 他也曾做过黑客, 赚过一些钱。 他认识到那样的日子见不了光, 于是开始思索自己的转型。 2004年, 在妻子的鼓励下, 他开了现在这家公司, 目前, 公司已拥有十多名员工, 他也买了房子和车, 生活相比以前踏实了许多。 他说:“现在的这条路比较阳光, 可以看到未来的发展方向。 ”

    记者了解到, 不少曾经知名的黑客, 在犯罪后也都渴望回归、洗白。 中国第一批因制售电脑病毒获刑的, “熊猫烧香”软件制作人之一雷磊出狱后, 一直致力于自己的网络安全工作室, 专营网络安全维护, 并研发安全软件。

    业内人士透露, 黑客想转型, 一般会首选做“红客”, 就是做网络技术维护, 因为“知己知彼”。 一些软件公司在招聘时, 有经验的黑客求职也会获得一些“加分”, 就此投身“名门正派”。

网友评论
评论(...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