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客为什么选择比特币?pc软件 文章资讯 手机软件

您当前的位置→图文中心新闻资讯业界快讯黑客为什么选择比特币?
阅读排行

黑客为什么选择比特币?


2017/5/16  编辑:admin 来源:本站整理

WannaCry勒索病毒席卷全球, 我们国家内多所高校和部分企事业单位系统system也同样中招。 勒索病毒使用比特币作为支付手段, 让比特币再次走上风口浪尖。 黑客为什么选择中比特币?本文或许可以能够给您一些答案。

作为就在目前全世界最大的比特币产出国, 中国的比特币大多数产生就在四川西部、新疆、内蒙、西藏等地区最偏远荒芜的地方。 按照目前比特币网络net的计算规模, 全世界比特币生产的耗电量已经达到 28 亿度每年, 相当于 2016 年西藏全省全年用电量的一半。 但这个数字并不准确, 因为比特币网络的计算规模还在持续猛涨。

 

黑客为什么选择比特币?

 

 

皮件厂和数字货币

27岁的创业者毛世行拥有至少两个办公场地, 北京中关村和贵阳南明区郊外的某废弃皮具厂。 他是中国最早、规模长期占据世界前三的比特币“矿池”创始人, 他的财富更多发生在废弃皮具厂, 而非中关村。

毛世行在皮具厂租了两间闲置库房, 用几十个货架安放了超过1000个电脑主板, 粗糙地搭载着电源、散热器、5到6片高端显卡。 这是一个典型的数字货币“矿场”, 里面的机器日夜不停, 全年无休地保持一直运转, 每一天耗电9000多度, 生成100个左右的以太币, 价值超过8000元人民币, 全天开着扇叶长达半米的排风扇轰隆隆扇热。

“矿场”上共4名员工, 他们通常不知道怎么才能解释我自己的工作, 如果有人问起, 只能说“修电脑的”, 或者开玩笑说:“见过那种群发诈骗吗?我们自己就是做这个的。 ”

对绝大多数人来说, 以太币太陌生, 连数字货币里最广为人知的比特币同样让人云山雾罩。 很少有人知道, 在就在今天的中国, 绝大部分数字货币都是内蒙古、新疆、四川西部等人烟稀少的地方生产出来的。

 

黑客为什么选择比特币?

 

毛世行是中国最早了解比特币的探索者之一, 有传闻称他拥有的比特币数量达到5位数, 但他对自己的财富不置一词。 他更愿意把自己称为比特币爱好者, 或者, 信徒。

 

2008 年, 一个叫中本聪的网络 ID 设计design了一种新的点对点网络, 不有请求需要中心服务器, 全网数据信息都被打包成块, 顺次相连, 形成一个链状网络。 这个网络里, 历史数据不可删除或更改, 所有客户端平等的信息知情权。 这种网络技术后来被称为区块链。

基于这种技术, 中本聪参照黄金的出产和交易构想出了比特币。 在比特币网络里, 任意一个人都可以打包单位时间内的数据, 加入总链, 形成财富记录。 打包数据人会得到一定数量的比特币作为回报, 这就是比特币产生的过程, 这一过程被称为“挖矿”, 挖矿产生的比特币可以用于交易。

所有人都可以参与一轮一轮的“挖矿”, 但每一轮挖矿只会奖励一个矿工。 奖励的标准是要求矿工寻找一个随机数, 根据记录比特币采用的算法, 寻找随机数的过程, 如同掷骰子, 当加入游戏的人越多, 去寻找到随机数的难度越大。 可以想象成需要用 1 亿个骰子, 扔出 1 亿零 5的总值。 因此, 要想找到这个随机数, 只能会一直不断加大电脑计算机在单位时间内的计算能力, 这个计算能力被称为“算力”。

根据中本聪最先的设计, 比特币的总量为2100万枚, 第一个四年产出1050万枚。 此后, 每四年减半, 直到2140年, 最后一个比特币被挖出。 因此, 直到今天, 除了在交易市场上购买比特币, 挖矿仍然是得到比特币最直接的方式。

 

IT男的货币试验

比特币网络的第一个区块于2009年1月4日被中本聪挖出, 此后漫长的一年多时间里, 只有个位数的程序员, 在各自的电脑上生产新的比特币。

毛世行痴迷于比特币, 是因为其精妙的技术设计和数学逻辑。 这个世界里, 没有中央机构, 每一笔交易都不可抹去, 全网可见。 长达256位的密码是获得自己比特币的唯一凭证, 如果这个密码丢失, 财富就再也不能够找回。 这是一个纯数学的世界, 只有数字和计算能力, 没有人格和中央机构, 显得平等透明。

很难确定, 中本聪一现在开始是否就有意让比特币与现行的金融体系形成参照。 在比特币社区的一则留言中, 中本聪曾说:“比特币方便的是这样一些人:没有信用卡或不想使用信用卡, 不真的希望被伴侣发现账单, 不想在色情网站上暴露信息, 讨厌定期计费。 ”它看起来更像是为技术宅人提供的一个存私房钱、来进行秘密消费的把戏手法。

比特币第一次与现实的金融社区产生交集是在2010年12月5日, 维基解密事件爆发, 比特币社区呼吁维基解密接受比特币捐款, 以打破美国(美利坚和众国)的金融封锁。 中本聪表示坚决反对, 随后便无影无踪地消失了, 迄今为止, 依然没人知道是一个人还是一个机构。

中本聪离开对比特币没有产生任何反应影响, 2011年2月, 一个违禁物品黑市网站上线, 交易货币选的正是比特币。 4月, 美国《时代周刊》发表文章, 忧心忡忡地认为「网上现金比特币, 有可能挑战政府和银行」。 6月, 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第一家比特币交易平台诞生。 2011 年 6 月 15 日, 维基解密郑重宣告接受比特币捐赠。

在比特币社区, 共产主义理论创始人马克思的一句格言被频频引用:“货币并不天然是黄金, 但黄金天然是货币。 ”

 

黑客为什么选择比特币?

比特币创业者毛世行(黄宇摄)

 

毛世行差不多是在2011 年进入比特币世界的。 当时比特币的价格只为 10 多美元一个, 正在以每10分钟50个的速度源源不断产生。 毛世行当时的判断是, 比特币以及区块链技术, 将和20世纪90年代的互联网一样, 进入社会主流。

知道比特币后, 他开始长时间逃课, 在宿舍里窝了整整三个月泡论坛。 他的室友们觉得当时他已经走火入魔, 精神状态堪忧。 但他自己觉得, 他的人生即将洗牌。 因为没有金融知识, 不擅长交易, 毛世行一开始就把提醒一定要注意力锁定在“挖矿”上。

2012年初, 从购入四五台显卡机器开始, 到2012年末, 他将自己家的客厅变成了摆放近20台机器的比特币家庭“矿场”。 那段时期, 毛世行积累了几乎所有的“挖矿”专业技术, 并建立了自己的比特币圈社交关系网, 他还记得当时圈子里主要都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穷学生。 他甚至试图退学, 但没得到家里人的同意。

正如中本聪最初的设想, 技术极客们可以通过挖矿得到比特币, 同一个时间通过挖矿贡献算力维护这个没有中心服务器的网络。 如果没有算力维护, 比特币的价值随时可以归零。

2012年11月28日, 比特币生产迎来初次减半, 那段时间, 是毛世行知道比特币以来最提心吊胆的日子。 根据比特币的技术原理, 拥有超过比特币全网50%的算力, 就可以攻破比特币的安全防线, 让这场数字货币实验宣告失败。 而当时世界上绝大多数拥有超级计算机的金融和科研机构, 都有能力将比特币扼杀在摇篮里。

但当时没有这类机构注意到比特币, 比特币挺过来了。 在毛世行看来, “这完全是幸运”。 此后, 挺过难关的比特币网络里, 一个隐匿的江湖要真正开始风起云涌了。

 

黑客为什么选择比特币?

在数字挖币中, 电脑同样被称为“矿工”(王海燕 摄)

 

按照比特币最初的设想, 比特币是一个全体“矿工”共同维护的网络, 这个网络里没有中心机构, 每一片接入网络的CPU都代表着一个投票权。

但2010年5月, 世界上出现了第一个比特币“矿池”, 合作挖矿。 在原本的“挖矿”模式下, 每位“矿工”单独挖矿, 独揽奖励, 而通过矿池, 矿工们把算力交给矿池, 由矿池统一挖矿, 再按比例向矿工分配配置收益。 矿池在全网中占有的算力比例越高, 获取收益的概率越大, 矿工的收益也将愈加稳定stable。 没有中央机构的比特币网络里, 算力寡头开始形成, 小散矿工们的话语权不会再直接显现于比特币网络中, 但收益变得稳定。 一CPU一票变成算力即权力, 而算力, 取决计算机设备的性能和规模。

2009到2010年, 全世界为数不多的挖矿都在普通家庭电脑的CPU上完成。 2010年7月, 随着比特币汇率的初步上涨,  GPU挖矿开始出现, 这些高性能的GPU芯片原本是游戏发烧友们用来打游戏的。

中国的第一个矿池出现在 2013 年初, 当时比特币挖矿设备升级, 单台机器算力提高水平以数千倍计, 原先的挖矿设备一夜之间被淘汰出局, 一个大洗牌的机会到了。

2011年没有说服父母的毛世行直接卖掉部分比特币, 向家里交了几十万元人民币后, 果断休学创业, 并在当年5月上线了鱼池的第一个版本。

而通过百度指数可以发现, 在毛世行上线鱼池之前的2013年1月, 上线时的5月, 运行后的11月, 中国关注比特币的人群从1000出头跃升到超过3万, 再超过17万。 挖矿机器的洗牌, 加上巨量涌入的人群, 让鱼池在上线一年多以后, 算力一举超越国外对手, 跃升全球第一。 在比特币区块链的每个区块中, 有一个特意留下的空间, 供矿工留下信息, 毛世行在鱼池挖出的第一个区块中写下了“from China”, 没有引起注意, 后来, 他干脆用中文签下了自己的网名“七彩神仙鱼”, 终于被外国人发现并引起讨论。

如今, 中国起码有4个矿池的算力排行全球前五, 持有比特币全网40%左右的算力。 来自中国的力量开始在比特币网络中显现。

 

小散矿工的逆袭

2013 年 3 月22 日, 因承受不住希腊政府的债务, 塞浦路斯共和国最大的银行宣告破产, 欧元贬值的恐慌再次袭来, 国家背书的法币信任被冲击, 比特币瞬间从 40 美元暴涨至 90 美元。

 

潮水般的用户和矿工开始涌入比特币行业, 比特币挖矿江湖开始风起云涌了。

 

黑客为什么选择比特币?

 

2012年冬天, 网名“南瓜张”的中国北航博士张楠赓声称自己正在研发一种ASIC芯片, 专门进行比特币挖矿, 品牌名为阿瓦隆, 以9200元的单价在淘宝上接受预订。

ASIC如果研发成功, 单台机器算力将是GPU的数千倍, 但除了用于比特币挖矿, 一无是处。 张楠赓的预订条款相当苛刻:不承诺发货日子, 不做销售服务不接受更改收货地址, 即便无法发货也不接受退款。 他得到了数百个订单。

2013年春天, 阿瓦隆第一代矿机研发成功, 一台机器每天平均可以挖出超过10个币, 而当时的比特币价格为400元人民币左右, 两三天时间里就能回本。

这一代阿瓦隆造就了数百个普通程序员的财富逆袭。 阿瓦隆一代出现后, 一台阿瓦隆矿机最高被炒到40万元人民币。 但圈内人都知道, 挖矿收益取决于每个矿工占全网算力的比例, 任何一代挖矿设备的暴利期都只有一个多月, 随后, 全网算力普涨, 矿机变废铁。

“南瓜张就是我亲爹, 张楠赓, 一代传奇。 ”说到兴奋的时候, 李辉打出了这行字。 李辉是2012年开始接触比特币的个人矿工, 通过预订第一批阿瓦隆矿机, 积累下了自己在比特币世界的原始财富, 并乘着矿机最高炒到40万元疯狂溢价时, 卖掉了自己的设备。 随后, 李辉又预定过不同批次的不同产品, 跳过坑也尝过甜头。

 

黑客为什么选择比特币?

 

张楠赓启动的毁誉参半的矿机预售期货模式, 给了小散矿工逆袭的机会, 只要有计算机专业知识, 勇于冒险, 总有机会赌对一把, 虽然这些赌博往往如同挖矿进行的哈希碰撞, 可以说是没有规律可言。

同一时间内, 预售期货模式下的小散矿工们, 也为比特币网络贡献了突飞猛进的算力增长。 虽然2012年末毛世行还在担心比特币受到超级计算机的51%攻击, 毁于一旦, 但根据《比特币》一书李钧的说法, 2013年7月, 比特币全网算力已经达到世界前500强超级计算机算力之和的20倍, 保证了比特币网络变得“无法杀死”。

 

一夜暴富与跑路

所有比特币圈内老手都对2013年印象深刻, 年初暴涨至90美元的行情不过是前菜。 在一位比特币爱好者的印象里, 那一年, “央视新闻里隔三差五就一定会讲讲比特币”。 一夜之间, 不光温州土豪, 连中国大妈都开始涌入行业。

到2013年11月, 比特币已经涨至267美元。 两周过后的11月29日, 比特币价格达到1242美元, 首次超过黄金。 毛世行至今仍然清晰地记得那两周, 因为时差, 他每天盯着美国交易所传来的数据, 到夜里三四点钟才睡觉, 中午十一二点, 手机尖锐的报警铃声响起, 提醒他, 币价又涨了。

那也是23岁的毛世行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财富的力量。 “你每天睁开眼就看到账上的钱多了几百万, 那种情况, (除了盯着行情看, )你觉得你还能干别的活吗?”

 

黑客为什么选择比特币?

 

热钱的涌入极大地推高了比特币价格, 但集团挖矿风险又太大, 2013年前后, 大多数的专业技术团队将目光对准了矿机市场。

2013年4月, 阿瓦隆第三批开始预订, 毛世行也启动了一个项目, 用比特币募资, 团购阿瓦隆芯片, 组装矿机。 但张楠赓却延迟发货了, 等于对毛世行的项目立判死刑。 因为这一次事故, 毛世行有网友朋友入狱, 也有人打了五套北京房产的水漂。

在毛世行众筹购买芯片的同时, 网名“夜猫”的江西比特币爱好者, 辞掉了电信公司的工作, 来到北京, 加入了一个十几人的比特币创业团队, 预先安排准备研发135纳米的ASIC芯片, 但用了半年终于研发成功后, 他们发现, 根据当时全网算力的水平和币价, 单台矿机的产出只能和电费成本持平, 等到量产, 做成矿机, 算力继续上涨, 必亏无疑。

事实上, 就在夜猫团队研发135纳米芯片时, 已经有团队研发出了40纳米芯片, 这几乎是整整三代的差距。 毛世行说:“比特币矿机芯片行业, 基本处于跳跃发展, 没有常规可言。 ”

在“夜猫”的回忆里, “那半年每天除了吃饭睡觉都在工作。 时间过得特别快, 一个月就像一年一样, 全网算力涨得特别快, 一个星期就天翻地覆了”。

因为研发芯片失败, 公司重组, “夜猫”所在的新公司开始从当时大红的烤猫公司购买芯片, 组装矿机进行挖矿和售卖, 这家公司的核心人物中科大博士蒋信予, 网名“烤猫”。 烤猫芯片同样采用预售模式, 广受哄抢。

为了保证拿到芯片, “夜猫”的公司在2014年初直接打款2000万元, 蒋信予可按产量发货, 最后多退少补。 2014年里, 蒋信予陆陆续续向“夜猫”的公司发出了价值1100万元的芯片, 直到2015年春节, 突然失联消失, 剩下的900万元无从追索。

作为比特币圈活跃人士, 蒋信予的失联没有任何前兆, 没留下任何痕迹, 除了其比特币钱包内出现转出记录, 成为比特币圈子里的MH370悬案。

 

矿场的崛起:逐电而挖

“夜猫”的公司在2014年里以期货形式收到的烤猫芯片, 是中国比特币矿机产业里最后的几笔期货交易之一。 随着芯片性能日渐逼近硬件工艺极限, 单机算力的指数级增长变得困难。 一个叫比特大陆的公司在2013年推出了蚂蚁S1矿机, 现货发售, 风险变得可控, 但矿工的利润也很大很大降低, 每一项成本都变得重要, 包括机器电费。

与普通的电脑芯片相比, ASCI芯片的功耗极大, 24小时维持运转。 2013年9月15日比特币网络算力首次突破1P, 以当时的机器能好, 每挖出一个比特币的耗电量为13.3度左右, 拥有便宜电力资源的人成为比特币产业中重要的一环。

如今, 毛世行对中国的电力分布了如指掌。 “四川用水电, 新疆、内蒙古、东北主要是火电, 贵阳的电价全年平均下来在3毛左右, 贵阳电的优点是稳定, 不需要搬迁。 ”他说。

 

黑客为什么选择比特币?

范常青正在查看机器故障(王海燕 摄)

 

他曾拥有的数千台矿机被分为几批, 除了一部分被安置在南京的实验矿场以外, 剩下的矿机如同牧人逐水而居般, 逐电而居。 范常青是他的大学同学, 在毛世行组建矿场后加入公司, 长期负责押送机器转场。 跟着这些机器, 范常青去过杭州郊外、大连郊外、大庆郊外、贵阳郊外。

相比之下, 毛世行每小时耗电不足万度的矿场只是中小规模, 中国目前称得上大规模的矿场耗电都在每小时1万到5万度, 主要分布在四川西部、内蒙古和西藏。

正是这些中大型规模的矿场贡献了目前比特币全网大部分的算力。 在记者发稿时, 比特币的全网算力为3100P, 如果以当前最新的蚂蚁S9矿机的功耗为标准, 全世界每年需要消耗28亿度电, 维持比特币网络的运转, 超过西藏自治区2016年全社会用电量一半。

 

黑客为什么选择比特币?

从外面看不出任何“比特币”矿场的痕迹(王海燕 摄)

 

毛世行最近入股参加了另一个大的比特币矿场项目, 这个矿场坐落在新疆的和布克赛尔蒙古自治县, 预计功耗在13万千瓦左右, 年耗电11亿度左右, 目前已搭建完毕。 投入运行后将会是全中国算力最大的比特币矿场, 将大大提升比特币的全网算力。

实际上, 根据中本聪的设计, 比特币挖矿难度可以随着全网算力动态调整, 但从比特币诞生至今, 即使比特币跌到最低时, 算力也几乎没有下降过。 在毛世行看来, 这是好事, 虽然比特币网络无效计算耗费的巨大电量是其广受诟病的原因之一, 但在毛世行看来, 对比现有货币体系耗费的成本, 这个电量耗费完全是值得的。

毛世行结婚时没有买戒指, 而是挖了两个新区块, 在区块里写下了结婚誓词。 和很多最初进入比特币交易的 IT 男一样, 他谨慎地相信, 也许有一天比特币真的会成为日常支付手段。 当然, 他也设想过, 比特币真的因为技术原因归零, “但这种可能性是极小的, 如果那样就当做技术探索了。 ”

(部分图片PHOTO来自网络)

⊙文章版权归《arpun.com生活周刊》所有, 欢迎转发到朋友圈, 转载请联系后台。

用鼠标点击以下封面图

一键下单「中国群星闪耀时」

相关文章

安卓Android手机的神秘黑客代码:秘密黑客代码是通常是不对用户开放使用的,为的就是防止任何滥用和利用这些代码。

为什么俄罗斯黑客这么厉害?:俄罗斯,远东大陆上最神奇的国度。

黑客攻击无孔不入:连电影字幕都能被入侵:北京时间5月26日消息,如果你用PopcornTime播放器或者其它相似的服务观看电影,上面可能会有字幕,这些字幕可能会给你的计算机、多媒体设备带来麻烦。

勒索病毒攻击情况缓解 黑客组织欲出售恶意代码:肆虐全球的“想哭”(WannaCry)勒索软件发布者警告,将出售更多恶意软件程序代码,令黑客可入侵全球最广泛使用的计算机、软件及手机。

发表评论
网站帮助 - 广告合作 - 下载声明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