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美女博士被遣返 能证明"读书无用"?

2015/4/28

留美女博士被遣返 能证明"读书无用"?_arp联盟

更重要的,我们没有理由断言,她的学历和专业素养就是名不副实的,更不能说她的这些所学就是“无用、失败的”。

留美女博士被遣返 能证明“读书无用”?

来自大西北的女孩儿小兰,初中起一路被保送,在北京最好的一所学府读到博士后,去美国一所著名大学又拿了个博士后,但却被美国警察押解遣返回国,随身只有一盒治疗精神分裂的药。“除了学习,我什么都不会”。

小兰的这一落差悬殊、跌宕起伏的人生遭遇,在教育问题重重的眼下中国,显然很容易被解读为某种“教育失败”的典型案例,并成为论证“学霸名不副实”,甚至是“读书无用论”的鲜活论据。

目前我们显然又并没有充分的证据,她的这种惨淡经历和人格缺陷,与其“双博士后”的学历之间有什么直接必然的对应关系,完全是后者导致了前者。而且,从媒体报道看,其“不擅与人打交道”,实际上有时也并不完全一定就算是一种缺陷、更不是一种恶,如“因为看不惯企业里有作假的行为,快人快语得罪人被辞退了”。

更重要的,我们没有理由断言,她的学历和专业素养就是名不副实的,更不能说她的这些所学就是“无用、失败的”。据悉,小兰不仅在中美两国顺利拿到“双博士后”,而且“跟着导师在美国黄石国家公园摸爬滚打搞研究,成绩突出”;仅仅只是“推荐到了企业,她不擅与人打交道的劣势被彻底放大了”。

这或许表明,小兰其实并非“学无长物”、空有“双博士后”的虚名。她很可能仅仅只是更适合更纯粹专门的科研学术工作而已。众所周知,当年我国著名数学家陈景润,在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中学当教师之后,也曾“因口齿不清,学校拒绝他上讲台授课”,继而被“停职回乡养病”(辞退),一度沦落到“摆书摊度日”的境地。此后,在众多伯乐的大力举荐下,陈景润才得以重新调回大学、中科院,并最终得以展现其惊人的杰出数学才华。这种背景下,我们有什么理由怀疑今年不过才38岁的“双博士后”小兰,就不能像当年陈景润那样在适合自己的领域,重新施展自身才华呢?

从这个意义看,过度偏颇地解读小兰被遣返遭遇,并将之作为“教育失败”的反面典型,轻言其人生的失败,不仅在客观层面显得不够全面准确,缺乏足够的证据,而且在主观层面,恐怕也显得不够厚道。

编辑:ARP 网络热点微信转发

阅读 
Copyright © 2015-2025 arp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00700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