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荣耀新规——“限玩1小时”

2017/7/7 来源:www.arpun.com 作者:小白

7月4日, 新规实施首日效果初现, 不少未成年人在“王者荣耀”贴吧里晒出被强制下线截图, 表示“扎心”, 一些已成年用户跟帖表示, “没了小学生, 这下可以放心上分了”。

但新规之下仍有漏洞可钻。 一些小学生接受采访时称, 网上能搜到成年人身份证号, 用以注册账号, 便能够绕过监管。 一对刚刚结束中考的“双胞胎”兄弟干脆用父母的身份证号注册, 每天“躲着父母”玩4个小时。 王者荣耀新规——“限玩1小时”

对此, 腾讯官微7月4日再次发布文章, 针对小学生“小号”、虚假身份证注册等现象, 《王者荣耀》团队负责人称将升级成长守护平台, 未来会绑定硬件设备, 而非账号。 “完备的系统和功能不是一蹴而就的, 希望家长给予协助和配合。 ”

小学生:玩不了王者玩其他的

7月4日, 凡是实名认证的《王者荣耀》未成年人玩家登录时都会收到一则公告:根据你的账号信息, 你已被识别为未成年人, 即日起你每天的游戏时长将被限制为1小时(或1~2小时)。

玩满规定时间后, 系统又会跳出一则提示:您今日的游戏时间已经很长了, 根据健康系统规则, 您在一段时间内无法登录游戏。 您下次可登录的时间为7月5日5时0分。

新规实施以后, 大量学生到王者荣耀贴吧吐槽, 称“没想到有这种操作”、被强制下线很“扎心”、甚至有未成年人玩家表示对《王者荣耀》游戏团队感到“失望”:你们将失去大批玩家。

不过, 一名四年级的男生告诉记者, 自己已经用户口簿上的身份证号实名认证, “从去年暑假开始玩游戏, 现在已经30级了, 段位是白银, 现在还在玩就是为了段位。 ”

“全班同学都在玩, 老师也在玩, (老师)跟同学一起组队的时候, 就比较有意思。 ”这名男孩在7月4日中午玩满1个小时以后被强制下线了, 但他不会像其他人那样觉得“扎心”。 “到了一个小时就去玩别的游戏呗, 还有很多好玩的游戏。 ”

其实早在5月, 腾讯已在旗下移动游戏中陆续推行实名认证, 没有完成腾讯平台实名注册流程的账号无法进入“王者荣耀”。 一名初二男生告诉记者, 他的对策是“在网上搜身份证号, 不用自己的”。 山东一名三年级小男孩则声称自己用的是“哥哥(大一)的qq号登录, 不受限制”。

济南一名初中老师告诉记者, 她所在班级不少学生都在玩这款游戏, “学校不准带手机, 就晚上和周末玩”, 严重影响学习。 另一位来自江苏的中学老师称, 为了和学生“搞好关系”, 她也投其所好, 偶尔跟学生一起玩。

上述济南老师认为《王者荣耀》限制学生游戏时长的做法挺好, 至少摆出了态度, 会让小孩觉得目前阶段不能沉迷游戏。 “但没法真正解决问题, 王者荣耀玩不了, 可能转移到其他游戏。 网络发展就会带来弊端, 不可避免。 要有的游戏都是这个(腾讯)态度就好了。 ”这位老师称, 国内游戏开发者应该做“有良心的游戏”。

《王者荣耀》团队:希望家长给予协助和配合

腾讯官微7月4日发布对《王者荣耀》游戏制作人李旻的专访。 李旻在采访中称, 王者荣耀在青少年保护方面受到的争议已得到腾讯高层的注意。

腾讯游戏2017年2月推出成长守护平台, 宣称可以帮助家长实现随时随地查询孩子的消费和游戏记录、设置消费和玩游戏提醒、规定时间、时间段, 甚至一键禁玩。 但小学生常常备有“小号”, 以此绕过家长的监管。

李旻透露, 接下来将升级成长守护平台, 计划推出家长登记游戏设备, 通过设备端而不是账号端来进行防沉迷。 “成长守护平台经过多次验证和评估, 认为直接绑定硬件设备是较好的解决方法, 这个功能也将在近期上线。 ”

对于“实名制认证难点”, 李旻承认“当前确实存在用户通过网络搜索到虚假的身份证账号等现象”。 “有网友建议通过摄像头确认身份证和用户是同一个人, 这一点从技术上来说存在很大难度, 而且它还涉及到用户个人隐私问题。 ”

“王者团队有很多已经为人父母, 我们非常理解家长对孩子沉迷游戏的担忧。 ”李旻称, 完备的系统和功能不是一蹴而就的, 希望家长给予协助和配合。 “游戏和其他娱乐方式一样, 也能够成为正常生活的一部分, 而不是会被社会诟病的洪水猛兽, 精神鸦片。 ”

专家建议“建立游戏分级制度”

尽管号称“最严防沉迷系统”今天开始实施, 但对《王者荣耀》的质疑仍然铺天盖地。

人民网7月4日评论文章发问, 《王者荣耀》是娱乐大众还是“陷害”人生?文章中称, 该游戏注册用户超2亿, 日活跃用户超8000余万, 每7个中国人就有1人在玩, 其中“00后”用户占比超过20%。 作为游戏, 《王者荣耀》是成功的, 而面向社会, 它却不断在释放负能量。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7月4日告诉记者, 所谓“三板斧”是游戏运营方回应舆论对其诱导未成人沉迷游戏的质疑。 但问题在于, 如何执行这一限制令?谁来监督落实?

“很有可能的结果是, 在最初阶段, 游戏运营商象征性的中止12岁以下用户的游戏, 随后, 在商业利益的驱使下, 又放宽禁令。 更不用说, 有的未成年人利用成年人身份注册游戏账号了。 ”

熊丙奇认为, 一款游戏既满足成年人的需求, 又避免影响未成年人, 最适合的方式, 是实行游戏分级制度, 由监管部门, 根据专门的专家委员会的意见, 对游戏分级。

“要求游戏出品方明确标识游戏等级, 规定哪一个年龄段还是不能玩, 能玩但必须在父母的指导下玩以及玩的时间, 等等, 并严格执行, 否则, 将追究游戏出品方、运营方和未成年人监护人的责任。 ”熊丙奇说, 这有利于未成年人监护人了解哪些游戏不能给孩子玩, 并让各方职责清晰。

“对于父母来说, 应该多花时间陪伴孩子, 与孩子一起运动、活动, 而不能就用动画、游戏打发孩子, 甚至自己也沉迷游戏。 这样的家庭环境, 会把孩子引入歧途。 给孩子健康的成长空间, 政府、家庭、社会机构、企业都责无旁贷。 ”熊丙奇告诉记者。

上述济南老师也认为“家长需要发挥更大作用”。 “感觉家长监督最为有效, 不给网络或手机。 老师只能从思想上教育, 但孩子毕竟是孩子, 自制力还是有限的, 答应得好好的, 回家照样玩儿。 ”

网友评论
评论(...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