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软件 文章资讯 手机软件

您当前的位置→图文中心QQ文章QQ日志抢了个qq红包,校花因此任我肆意亲吻
阅读排行

抢了个qq红包,校花因此任我肆意亲吻


2017/3/2  编辑:admin 来源:本站整理

抢了个qq红包,校花因此任我肆意亲吻“何芸, 你快开门, 我知道你在里边。 ”

刘晨刚在网吧打游戏, 听说对面宾馆没拉窗帘, 心血来潮挤过去, 艾玛, 女主角居然是一直躲着他的何芸!

当即他火冒三丈冲到宾馆, 开门的家伙肥头大脸, 挺有威慑力, 刘晨怒火攻心道, “你是谁, 把我女朋友怎样了?”

这胖子一脸惊愕, 喊了一声“你女朋友?何芸, 你出来, 看看这小子是谁。 ”

何芸穿着拖鞋, 扭着小蛮腰, 有点衣衫不整, 很是性感, 何芸还端着杯开水, 满是撒娇道, “大壮, 人家刚准备跟你说, 这癞蛤蟆脸皮贼厚, 追求我无果, 就想办法骚扰我, 现在连我们羞羞都要破坏。 ”

尽管她的嗓音娓娓动听, 刘晨却当场石化, 这是他记忆中的何芸吗?胖子铁青着脸, 猛地一推刘晨, “小子, 你特么挺牛啊。 ”

刘晨撞在后面门锁上, 疼的抽了口凉气, 还没回过神来, 胖子又使劲推了几下, 刘晨不小心踩空了, 摔了个狗吃屎。

“哼, 让你牛啊?草拟吗, 老子警告你一句, 离她远点。 ”这胖子很享受居高临下的感觉, 在他眼里, 刘晨不过是一条臭虫。

刘晨还憋屈呢, 莫名其妙帽子绿了, 这死胖子还蛮不讲理, 骂他的娘, 在刘晨很小的时候, 一场车祸就带走了老妈, 这是他挥之不去的痛, 胖子触动了他的逆鳞。

瞬间刘晨双目通红, 一把夺过何芸手里的保温杯, 然后对着胖子的脑袋一阵狂砸, 后者顿时懵逼了, 可能做梦没想到, 刘晨有这胆量。

“你做什么啊, 刘晨!”何芸吓了一跳, 急忙去拉刘晨。

“滚开, 不然老子连你一起打。 ”刘晨喝了一声, 何芸身子发颤, 这家伙平时沉默寡言, 一旦脾气来了, 谁都拦不住。

那胖子发出杀猪般的叫声, “让你骂我妈, 让你骂。 ”刘晨怒气不减, 不一会儿, 他双手沾满血迹, 胖子脑袋一歪晕了过去。

“呜呜, 求求你, 别打了, 会出人命的。 ”直到一旁传来何芸的哭泣, 刘晨才猛的惊醒, 他扔掉了血红一片的保温杯, 然后落荒而逃。

这人不顺心的时候, 老天爷都跟着起哄, 他跌跌撞撞走出了宾馆, 却下起了瓢泼大雨, 买了几瓶二锅头, 坐在公园椅子上对嘴吹。

“天会黑, 人会变, 尼玛一个暑假没见, 就跟人家滚床单了。 ”刘晨拿出手机, 想删掉何芸的照片, 可壁纸都是她, 一气之下摔了手机。

随着大雨的浸湿, 冒起了黑烟, 谁也没注意到, 一道奇异闪电没入刘晨的手机。

刘晨醒来已经日晒三竿了, 他发现手机屏幕发白, 还散发着酒味, “我靠, 这哪个王八蛋做的?要不要这么缺德?”

想了想, 貌似自己拿着手机泄气。

刘晨也没做指望, 使劲晃了两下, 屏幕中间显示一行字, “正在植入系统, 请稍等。 ”

“什么鬼?难道这是自动修复的黑科技?”刘晨没反应过来。

“叮咚, 植入成功, 恢复备份中......”很快变换了一行字, 但看到这个硕大的字体, 刘晨第一反应就是买到山寨机, 哎, 还没等他回过神, 手机就有了主页, 只有一个专属版QQ, 连浏览器都没有, 刘晨气不打一处来, 差点扔掉了手机。

要是扔了用啥啊, 好歹能打电话发短信, 刘晨甩了甩头, 点了一下QQ, 准备删掉何芸的QQ, 跟过去挥别, 这大老爷们在哪跌倒就在哪爬起来。

谁知道保存了一个QQ, “我倒要看看, 是谁忽悠我妈。 ”不过刘晨发现压根就没有好友, 唯独有个Q群, 名字还特别奇葩, 泱泱华夏五千哉。

他点进去看了看, 还有人在聊天呢, 什么周文王, 商纣王, 连李白, 杜甫都有, 我滴个乖乖, 这该不会是山寨机制造团伙吧, 担心被网警监督, 才用这么文雅的代号?

更奇葩的是, 他们发的消息, 后边都有年份, 真是奇怪, 这本地群之间聊天, 可以显示距离, 但年份又是什么鬼啊。

“袁天师不是说, 最近功德主就会出现吗, 不会是忽悠我们吧?”首先发言的是商纣王, 这家伙装的还挺像, 连头像都是个戴着皇冠的中年男人, 只不过眼眸空洞, 看起来一副纵欲过度, 无精打采的样子, 在他的相关资料里面, 还有几张歌舞升平的照片, 里头美女非常养眼, 刘晨吞了吞口水。

是不是自己勤学太久, 没关注最新的岛国电影, 啥时回开始流行这类古代剧?看着比什么肉蒲团给力多了。

“不会的, 袁天师说一不二, 况且他的推算能力大家有目共睹, 咱们都等了这么久, 也不差一两年。 (三个可怜兮兮的表情)”搭话的人是武则天, 也是用了个女人的头像, 尽管浑身珠光宝气, 却掩盖不住长相平平。

刘晨有点看不下去, 这群人究竟是神经病, 还是在演戏啊?“你们这么整累不累啊?(后边一个鄙视表情)”

刘晨有些怀疑, 这是不是哪个精神病院恶作剧, 或者说给那些病人排忧解乏, 全弄进来了。

先前他是访客身份, 这些人都没有权限查看, 结果他一发言, 就默认进群了, “叮咚, 功德主加入本群。 ”

随着这个消息发出, 瞬间群里就炸成一团, “啥?功德主来了?(三个期待的表情)”秦始皇首当其冲发言。

“哇, 真有功德主, 是不是啊?”张飞紧随其后, 对于他的头像, 刘晨一阵无语, 黑乎乎放碳堆里绝对找不出。

“谁是功德主?我还以为老袁在忽悠呢, 嘿嘿, 老子投胎有望了。 ”这会程咬金都冒出来了, 他的照片是个浓眉大眼的汉子, 很是豪爽。

刘晨才发现自己备注就是功德主, 这是要闹哪样啊, 自己可没空跟这些人玩。

他准备退群的, 却发现没有这个选项, 想退出QQ也不行, 这是中毒了吗。

“欢迎功德主。 ”突然秦始皇发了个红包, 刘晨快速戳了戳, 却提示手慢了, 点进去一看, 居然是一百块, 一共十个人抢到了, 最多的拿了二十多块。

刘晨肠子都悔青了, 自己才发呆一会, 早饭钱都没了, 不对不对, 他仔细看了看, 发现是一百个金元宝, 而不是一百元, 这专属QQ怎么回事?

嗡嗡, 手机一阵震动, 又有人发红包, 来不及看谁发的, 刘晨快速戳了几下。

“恭喜, 抢到华佗针一根。 ”

刘晨看了看介绍, 华佗针:十分钟内, 拥有华佗再世的能力。

这是什么鬼侗剧?

还没等他回过神又来了个红包, 这回是李白发的, 刘晨本来没有抱希望, “成功抢到美酒一壶, 已存入百宝箱, 可随时提取。 ”

刘晨点了下百宝箱, 发现有许多空格子, 第一个便是华佗针, 银光闪闪的, 第二是一壶美酒, 用一个古色古香的瓶子装着, 戳了戳还有注释, “诗人李白最爱的百花酒, 清香润口, 沁人心脾。 ”

还有个提示, “是否提取。 ”

刘晨不假思索选了个是, 突然他面前精光一闪, 刚才手机里的那个瓶子, 居然出现在他手里, 刘晨吓了半死, 险些摔地上, 他用脑袋磕了磕瓶子, 疼的他一个机灵, 还蹭破了点皮, 这不是做梦!!!

他深吸了一口气, 小心翼翼看了看周围, 这件事科学不能解释, 一定还没喝够, 来一口压压惊, 刘晨费了好大力气, 弄开了酒盖, 一股浓郁酒香味扑面而来, 那一丝丝凉悠从喉头蔓延到全身, 刘晨感觉整个人轻飘飘。

好神奇啊, 刘晨不由得啧啧称奇, 可以说什么五粮液茅台, 在这瓶酒面前, 渣渣都算不上。

难道真像描述的那样, 是李白专用的酒?刘晨有点头皮发麻, 舍不得一次喝掉, 还好百宝箱有存入这个功能, 精光一闪, 百花酒消失不见。

刘晨回到宿舍, 已经是下午了, 他住的是四人间, 昨天来的匆忙, 都没跟几个舍友好好认识, 一番寒暄后, 他发现几个舍友都挺好说话。

宋坤年纪最大, 理所当然成了寝室长, 他为人豪爽, 大大咧咧, 刘晨是老二, 老三名叫王勇比较内向, 一副寡言少语的样子, 老四张嘉文是个名副其实的网迷, 就连跟刘晨说话的时候, 都在打游戏。

刘晨还在熟悉手机功能呢, 他发现这个专属QQ很奇怪, 内置了许多东西, 比如说购物商城, 能买的东西杂七杂八, 就像他得到的那瓶百花酒, 需要十个功德币, 他目前的功德币是0, 好在下边有注解, 功德币:通过度化群内成员, 可获得不等数量的功德币, 用以商城消费。

度化?这你妹的什么东西, 小爷又不是唐僧, 刘晨纳闷之际, 宋坤嚷嚷着请客吃饭, 他忙着收好手机。

一行人不紧不慢到了学校里的美食街, 尽管还没到开学的时间, 可已经有不少学生提前赶到, 来体验向往已久的大学生活。

看着来来往往的妹子, 刘晨心里释怀了不少, 以前的他太执着, 还以为跟何芸有个结果, 现在才明白自己多么愚蠢, 为了她伤肾都不值, 更别说伤心伤神。

他们准备找个小餐馆, 只是前面一群学生包的里三层, 外三层。

“哎呀, 赶紧送医院呀, 还拖什么。 ”

“已经打了120, 校医务室的人马上赶来。 ”

老四喜欢看热闹, 硬生生挤进去, 刘晨他们紧随其后。

原来是一对母女, 那女孩长得特好看, 身材也棒, 恬静优雅, 此时躺在中年妇女怀里, 脸色苍白。

有人猜测是中暑了, 三伏天倒是不乏这个可能。

“她好像是唐楚楚耶。 ”当然大多数人都在看热闹。

“是那个网红吗?!”提到唐楚楚这个名字, 清江大学的人可不陌生, 这唐楚楚虽然是大一的新生, 但几个月前就红遍了网络, 她清秀的外表, 甜美的笑容, 以及姣好的身段, 秒杀一大片明星, 当时高考资料上报, 不知是谁爆出了唐楚楚的素颜照, 短时间风靡网络。

这时候, 一个身形修长的年轻人快步走去, “伯母, 你别着急, 很快医务室人就来了。 ”

他是黄宇通, 清江大学的校草, 不仅是学生会主席, 家境殷实, 为人阳光帅气, 他是不少女生的白马王子。

随着黄宇通的出现, 四周乱哄哄。

“哇塞, 那是不是我们学校的校草?今天总算见到本人了。 ”

“哎呀, 我来清江大学就是冲他来的, 听说黄欧巴还没有对象。 ”

“黄欧巴, 可以加你的微信嘛?”那些花痴的妹子眼里闪着小星星。

没多久, 几个穿着护士服的人跑来, “快救救我女儿, 这好端端怎么突然晕过去。 ”中年妇女一脸担忧。

“嗯, 大姐你别着急。 ”带头是个年长的女大夫, 她翻了翻唐楚楚的眼皮, 检查一遍, 眉头微皱分析道, “还挺麻烦的, 我建议尽快送医院。 ”

这医务室的人, 能有几个医术高明, 大多混混日子拿工资, 她不能确定唐楚楚的起因。

不知道为何, 刘晨有一个不好预感, 现在是下班高峰期, 很容易出现堵车情况, 搞不好一等就是个把小时, 唐楚楚搞不好就香消玉殒了, 他突然想到那根华佗针。

他在手机上戳戳, 叮咚, 是否使用华佗针, 十分钟内, 将拥有华佗同水平的医术。

“使用。 ”在确定, 刘晨浑身像触电一样, 脑袋涨得疼痛, 还好只持续了几秒, 刘晨整个人气质都变了, 他有一种自信, 什么知名专家教授, 在他面前就是个屁。

“让我来看看吧。 ”刘晨走了过去。

顿时所有人目光落在他身上, 黄宇通却挡住了刘晨, “你谁啊?医学院的人吗?”

“不是, 我大一新生。 ”刘晨不假思索回答。

一片哗然声此起彼伏, 众人不禁面面相觑, 这小子脑袋进了水?

“哈哈, 你在逗我吧, 还没选专业, 你就想给人看病?滚一边去。 ”黄宇通颇为霸道。

刘晨只是淡淡一笑, “我只想说, 她现在情况很危急, 甚至有生命危险, 这是你不让我治的。 ”

说完, 刘晨就转过身, “等等, 小伙子。 ”中年妇女不能淡定, 本来以为只是中暑啥的, 但医务室的人没辙, 情况又这么特殊, 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阿姨, 咋了?”刘晨友善一笑, 看得出来, 中年妇女很朴实, 这和他老妈有点相似, 引起了刘晨的回忆。

“你有把握吗?”中年妇女紧张兮兮问道。

刘晨点点头, “只要你相信我, 没什么不可能。 ”

“噶。 ”旁边看热闹的人有点哭笑不得, 一个连医师从业证的人都没, 还这么装逼。

“这小子好大口气啊, 当他是华佗呢?”

“对呀, 我就不明白, 咋这么多打肿脸充胖子的人。 ”

中年妇女实在没办法, “那你试试吧, 小伙子。

“噶。 ”旁边看热闹的人有点哭笑不得, 一个连医师从业证的人都没, 还这么装逼。

“这小子好大口气啊, 当他是华佗呢?”

“对呀, 我就不明白, 咋这么多打肿脸充胖子的人。 ”

中年妇女实在没办法, “那你试试吧, 小伙子。 ”

刘晨也不墨迹, 他只剩七八分钟, 他蹲下身子, 近距离观察这大美女, 他呼吸为之一凝, 精美的容颜, 沁人心脾的香味, 他抓着唐楚楚的手腕, 同样进行一番检查, 还摸了摸唐楚楚的小腹和胸口。

“麻痹, 我看这小子就想占便宜吧?”有人骂了一句。

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 刘晨贴了过去, 亲密地碰到唐楚楚的嘴唇, “啪嗒。 ”

众人都傻了, 刚他们还猜测呢, 这小子简直色胆包天啊, 众目睽睽之下, 乾坤朗朗之中, 就这样占便宜。

尽管接吻的感觉很棒, 但刘晨来不及感受, 这一刻, 他就是悬壶济世的医生, 使劲吹了几口气, 还在唐楚楚身上几个部位拍了拍, 只是在旁人看来, 显得十分怪异, 就好像岛国片中猥亵的举动。

炸了, 真的, 他们忍不住面面相觑, “这尼玛乘人之危我给满分!”

“草, 早知道这样就能一亲芳泽, 老子也去当神棍啊。 ”

那些男同胞羡慕嫉妒的眼神能杀人, 女同学则是一脸唾弃的表情。

“小子, 你找死吗?”黄宇通彻底崩溃, 唐楚楚是他的新目标, 可刘晨当着这么多同学的面, 公然亲吻唐楚楚, 这让他颜面何存?

连刘晨几个舍友都疯了, 要说闷骚, 他排不上号, 偏偏这么胆大妄为。

“你做什么啊?”中年妇女急了。

“小子, 你吃了熊心豹子胆是吗?公然猥亵新同学, 今天我不动手打你, 但你等着被学校开除吧。 ”黄宇通深吸了一口气, 恶狠狠道。

“对, 开除, 这种阴险狡诈之辈, 没有资格在我们学校。 ”

“是啊, 人家网上盛传研究生YP门都是偷偷摸摸, 这家伙倒好。 ”

中年妇女准备去拿扫把, “等等, 阿姨, 你听我说完再打也不迟。 ”刘晨摆了摆手。

中年妇女瞪了他一眼, “好, 有什么你说。 ”

“她中午是不是吃了四季豆?”刘晨话锋一转, 旁人差点崩溃, 这小子真牛逼, 转移话题不觉得生硬吗?

“是呀, 中午我在食堂忙, 没什么菜, 就叫朋友炒了个四季豆。 ”中年妇女一阵奇怪。

刘晨微微一笑, “应该还有白木耳, 四季豆烹饪不当, 就容易导致贫血, 白木耳腐烂变质, 则会产生大量的酵米面黄杆菌, 以至于中毒性休克。 ”他身上流露着自信, 倒是颇有信服力。 他刚说完, 唐楚楚睫毛微微抖动, 居然坐了起来, 然后伴随着一阵咳嗽, 有点神志不清。

当然所有人都觉得, 这和刘晨没什么关系, 况且他的行为难辞其咎, “什么狗屁东西, 你这分明是占便宜, 亲了摸了, 就说食物中毒, 谁相信呢?”

“对呀, 歪打正着罢了。 ”

他们不相信, 刘晨也挺无奈, 还好这时候, 一个年迈的老者窜进来。

这是清江大学医学院的方教授, 平时很少来学校, 偶尔讲讲课走过过场, 大多时候在医院坐诊, 他正好下班, 听说这边有人晕倒, 出于好意就过来瞅瞅。

方教授沉吟了一会, “没什么大碍, 这是食物中毒, 多喝点水, 刚才是不是有人治过?”

“是他。 ”中年妇女脸色古怪, 那也叫治病吗?

方教授不禁眼前一亮, 竖了大拇指, “年轻人, 你挺厉害啊, 要不是你及时抢救, 这姑娘必死无疑。 ”

中年妇女心里咯噔一下, 本来还对陆晨怒目相视, 顿时尴尬不少。

“哈哈, 运气好运气好。 ”刘晨打了个哈哈, 他的华佗针已经失效了。

众人都要抓狂了, 这尼玛亲亲摸摸, 是个男的谁不会?

“嗨, 这体内疏经活络, 清江市都没几个人做到, 不必谦虚, 你是我医学院的学生吗?”方教授对刘晨明显很感兴趣, 后者摇摇头, “我不是这专业呢。 ”

方教授叹了一口气, “可惜了, 要不我给学校打个招呼, 你转到医学院, 我可以亲自带你。 ”

“哗啦。 ”那些看热闹的家伙都惊呆了, 谁不知道方学民的本事?他一个月都来不了几次学校, 拿着不菲的工资, 还在医院挂名, 找他看病的人非富即贵, 可以说学会方学民的本事, 以后大江南北随便去, 年薪百万轻轻松。

亲了摸了, 误打误撞救醒了美女, 还有方学民主动招揽, 只是刘晨愣了愣, 摇摇头, “不好意思, 方教授, 我不喜欢医院消毒水的气味, 对什么医学也不感兴趣。 ”

“噶。 ”一帮学生再次惊呆, 刚才连黄宇通这个学生会主席都羡慕嫉妒呢, 他以后最多安排个月薪几千的工作就知足, 方学民这泰山北斗级的医学专家收徒, 刘晨居然拒绝了?说他不是脑残谁相信?

方学民也没想到, 刘晨会用这个理由拒绝, 他一阵哭笑不得, “哎, 你当个副业也不错啊, 这是我的名片, 有想法随时联系, 我先走了, 晚上还有事。 ”

“小伙子, 真的谢谢你。 ”中年妇女挠了挠头, 刘晨应了一声, 准备跟舍友去吃饭。

这么一闹, 几个舍友看刘晨的眼光, 都发生了转变, 这小子不得了!

他们还在纠结吃什么的时候, 一个曼妙秀场的身影走了过来, 淡蓝色的长裙, 在这个齐逼小短裤的时代, 有点格格不入, 如果别的女孩子穿, 会显得比较装保守, 但衬托出她优雅的气质, 一头马尾辫错落有致, 简单却不随意, 精致的五官让人不禁感叹造物主的神奇, 最迷人的是她的一双眼眸, 透露一丝丝令人怦然心动的明媚, 恐怕只要是个男人, 就会升起一股保护她的冲动, 新晋女神唐楚楚。

她脸颊发红, 昏迷中还不知道发生什么, 老妈就把来龙去脉跟她说, 不管怎样, 还是要谢谢人家。

相关文章

抢了个qq红包,校花因此任我肆意亲吻:“何芸,你快开门,我知道你在里边。

发表评论
网站帮助 - 广告合作 - 下载声明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