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P联盟图文中心下载中心手机频道最近更新软件最近更新文章网络热点
您当前的位置→图文中心新闻资讯业界快讯315再调查 疯狂的“肉鸡”
站内搜索:

315再调查 疯狂的“肉鸡”


2009/3/18  编辑:佚名 来源:转载 

我们的个人信息到底是如何被人暗中频繁交易,到处流传的呢?央视3.15晚会揭秘了电脑用户个人信息泄露的惊人案例。

2007年1月,福建泉州的蔡先生惊奇地发现,自己的21万元存款突然不翼而飞。

蔡先生:脑袋一下子,胀得非常大,这么一大笔的数字,是我们夫妻俩结婚以后所有的积蓄。

解说:短短五个月的时间里,江苏、福建、浙江、广东、湖北等21个省份,近500个储户,向各地警方反映自己银行长帐户里的存款离奇失踪,究竟是什么人盗取了这些人的钱呢?

范中(江苏省无锡市公安局网络警察支队三大队 副大队长):发现它这个案件,都有一个普遍的规律,所有的这些受害群众的卡,都有一个共性,它都是开了网上银行。

解说:警方发现,这支盗取钱财的“黑手”来源于网络,但是要从网上银行盗走这些钱,盗贼除了要知道储户的银行帐号和登陆密码,还必须掌握储户的身份证号码、家庭住址、支付密码等相关个人信息。

这位名叫“顶狐”的网友,是一名“黑客”高手,2006年,他编写的名为“密码结巴”的木马程序,从此他开始在网上疯狂盗取各种个人信息。电脑一旦中了这种病毒,用户在所有登录框里填写的信息,包括网上银行、股票、邮箱、游戏等各种帐号密码,都会悄悄地自动发送到他指定的电脑上。

蒋文伟(江苏省无锡市公安局网络警察支队 政委):他这个病毒基本上免杀,我们国内一些大的品牌的杀毒软件都杀不出来。

解说:“肉鸡”这是形容那些在互联网上被“黑客”任意摆布的电脑的最新名词,也就是说,你的电脑可能会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遭到各种木马病毒的攻击,之后你的电脑就会在互联网上任人摆布,电脑里所有的信息,也会被人随意偷窥、窃取,甚至更换。

林康立(江苏省无锡市公安局网络警察支队五大队 大队长 ):肉鸡,我拔光了毛,剩下就是光秃秃地,全部暴露在你面前了,就一台(电脑)机,上面所有的信息他都能看到,他都能用。

解说:在百度、谷歌等网络搜索引擎里输入“肉鸡3389”几个字,立刻出现大量的相关信息,网名叫“服务器”的人,声称手中有大量“肉鸡”出售,为了验证他出售的信息的真实性,他给记者发来一个文件,结果记者点击接收后,不到五秒钟,他就开始控制起记者的电脑。让我们吃惊的是,在记者没有对电脑进行任何操作的情况下,电脑里的鼠标自己在屏幕上移动起来,并点击打开了电脑中的照片、日记、各种资料等文件夹,更恐怖的是,电脑开始自己安装和删除一些程序,直到自动关机。

林康立(江苏省无锡市公安局网络警察支队五大队 大队长):通过他的软件,我们任何的秘密,对他来说都不成为秘密,都暴露在他的眼皮底下,他想什么时候用,他就什么时候用,他想怎么用,就怎么用。

解说:在网上,“黑客”把他们从“肉鸡”那里盗取的个人信息出售,已经形成了一个非法的产业链条,让一些图谋不轨的人看到了生财之道。从2007年底开始,短短四个月的时候,福建龙岩的曹中鑫就利用从网上购买的50多个人的身份证信息,通过克隆身份证,和伪造收入证明等相关个人信息的方法,骗取银行的信任,从银行办理出各种各样的信用卡,恶意透支消费14万元现金。

曹中鑫(犯罪嫌疑人):银行有漏洞嘛,他审核不是那么认真的。只要你有身份证复印件和收入证明,银行就可以办信用卡。

解说:曹中鑫正是利用了网上随意买卖的身份信息,和银行对信用卡办理人员,审核不严的这两个漏洞,轻而易举地从银行办理了信用卡,这样既使是被银行发现,银行也找不到曹中鑫,而是直接将催款单寄给了这些身份证的主人。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在网络上如何不做“肉鸡”,防止电脑成为别人的“肉鸡”,现在也开始有人出来支招。信息时代,如何保护我们的个人信息部被泄露,时下成为社会日益关注的问题。

疯狂的“肉鸡”

主持人:我们在这个小片当中,都看到了一些新的术语,比如说“肉鸡”、“木马”、“后门”,当然这些是一些专业的术语了,两位评论员能不能给我们解释一下,通俗地解释一下,这些黑客他们是用怎样的手段获取到我们的个人信息的?

张鸿:其实“肉鸡”是最近几年才流行的一个词,顾名思义,它就是没有任何保护的鸡,毛被拔光了,任人宰割。

主持人:裸露的。

张鸿:但是其中8年前,还是9年前的时候,曾经有一个朋友,给我演示过类似的技术,他用的是木马病毒,然后给我,我两个电脑离的很近,他说我能控制你这个电脑,然后就直接地就控制了我的电脑,我看鼠标在上面点,就像我们新闻里播的是一样的。当时他是作为一个特别炫耀的一个“黑客”技术,而且那个时候确实是技术很高。

主持人:感觉这纯粹是炫耀一项技术。

张鸿:对,在那个时候他是炫耀,那现在,其实这个技术已经普及了,它更多的就是我远程可以控制你的电脑,比如说王小丫你面前这个电脑,我可以控制它,你的鼠标不管用,我可以用我的鼠标来控制你打开哪个网页,这个就是说,我其实说得通俗一点,就是网络上的小偷,梁上君子,只不过梁上君子不需要飞檐走壁了,我通过一根网线,就能偷你电脑里的东西。

主持人:只要插电就行。

张鸿:对。

主持人:你这么一说,我还觉得挺瘆的。那他们这种手段能给我们的生活带来多大的危害?

何帆:这个危害太大了,因为他们现在就是已经是你这个大门打开的,然后他到你的房间里面偷东西,而且他能偷的东西是很多的,你比如说现在包括我们在“3.15晚会”上也能看到,他可以直接偷你的钱。

主持人:对。

何帆:他可以,比如说他盗用了你的网上银行的这些账户,他就可以直接去消费,然后等到这个账单寄到你自己家里的时候,你才发现,哎,我没有花这个钱啊。

张鸿:对。

何帆:然后他还可以盗取你的虚拟的钱。

主持人:对。

何帆:就是我们现在有很多的人玩网上游戏,或者一些网上的一些网币,那这个时候,他们可以盗取这些,等到你自己进到你的游戏账户里的时候,你发现,哎,我原来那个游戏人物,都是一身紫色装备,但是突然发现,被剥得光光了,什么东西都没有了,那很快,你的装备,你的这些什么服装就被卖掉了。那么还有的话,他可以去看你网上的个人的隐私。

主持人:对。

何帆:你比如说你是一个公司的账号的话,那你的客户的信息,你的财务的信息他全部都能够拿到。

主持人:就是你所有的个人的隐私,商业的隐私他都可以看到何帆:对,他还有一些就是我们平常想像不到的,就是你拿我这个有什么用,你比如说他还有,当这些黑客,他掌握了非常非常多的这些“肉鸡”之后,他可以用这些“肉鸡”来强行地来点击这个广告,因为这时候他就可以跟有些小的广告商说,说你看我同时给你点击了几十万次,这个时候就可以往这些小的广告商要钱,所以他拿到你这个“肉鸡”之后,他有各种各样的办法来“烹饪”你。

主持人:也就是说,不仅是窃取信息,他还可以利用这些“肉鸡”来赚钱。

何帆:他就是利用这个来牟利。

主持人:对,其实大家可能对于这个呢,都有一些,多多少少有一些体会。我们来看网上各位朋友的一些看法。

“小猫吃萝卜”他说,“太恐怖了,我们还能使用银行卡吗?为什么对此只曝光,后续的措施在哪里呢?只是立法处以3年以下有期徒刑就能够制止吗?”

再来看另外一位,“巴西烤肉”,他说“太可怕了,明天把钱全从银行取出来放到家里,然后辞掉工作回农村,宁可养鸡也不当‘肉鸡’。”消费者没有办法。

张鸿:对。

主持人:再来看“摆地摊”,“摆地摊”这位朋友说,“看来只能用存折了,加上密码,千万别开通网上银行。手里的信用卡最好也别用了!这样的话太危险了!看得我心惊胆战的。”

我觉得昨天看了“3.15晚会”的很多人,都是说心惊胆战,触目惊心。

张鸿:对。

主持人:再来看这位朋友,他的名字叫“相思风雨”,他说“这个社会太疯狂!我们视为秘密的东西在别人的眼里比萝卜还便宜,社会道德的缺失啊!!”

“五味先生”说,“是谁在泄漏我们的私人信息,普通的人是不可能的,是那些掌握了大量的公众信息的机构,如银行、房产、电信、移动公司等,我们为什么有精力去抓一些小毛贼,而不去想一想如何规范这些机构的行为。3.15晚会暴露的问题,告诉了我们一个真理,那就是权力如果不受监督、制约,将是多么的可怕啊?”

其实大家已经非常严重认识到了这个问题的可怕,而且是非常地严重的,那大家都说,也有这样的经历,就是中过这种病毒,也中过木马,不过我听说,就是说要编写这样的程序,其实是科技含量还比较高的,挺难的,但是为什么这种如此地广泛,好像谁都会一样,这是为什么呢?

张鸿:编写它有一定的技术门槛的要求,而且过去我们知道“黑客”是一个特别高的一个技术壁垒,十年前如果你要是有一个“黑客”,黑了一个科技公司的这个网站的话……

主持人:那个很可怕的。

张鸿:他被处罚了以后,他出来以后,肯定很多网络公司软件公司会去挖他,那个时候是技术非常高,现在其实“黑客”已经平民化了,就是你说编写可能有门槛,但是使用已经基本上没有门槛了,就像我们的记者一样,我也加入了一个,因为网上一搜就能搜到,我也加入了一个,叫抓“肉鸡”qq群,进去以后,我不像我们的记者,他是去问人家怎么卖这些个人资料,我是去问他,我怎么学,他说那太简单了,人家就教我说,你要先起跳,起跳怎么起跳呢?你掏50块钱给我,然后我教你怎么能够下载。然后他还给我,告诉了一些初步的一些入门的一些技巧,说我给你一个软件我先试一试,软件你下载以后,你就直接就是傻瓜“黑客”,你直接点确定就行了,啪啪啪,点击完了,在你的电脑里下载完了,你把他发送给何帆的电脑,何帆的电脑就可以受我的控制。如果他的电脑有后门的话,就是他的电脑防护没有那么严谨的话,我就可以直接控制他的电脑,然后我还想升级,我还想怎么能够进入到更深的地方,能够抓到更多的信息,然后怎么能够,比如说加点击量什么这样的,那你还得再起跳。

主持人:再加50块钱。

张鸿:跳高你再加钱,对对对,你高级的那就更加钱,但是低端的,现在已经成了一个非常平民化的一个“黑客”。所以现在就是说,完全网络上,它不需要特别高的技术门槛,我们只要会使用电脑,如果你想成为一个这样的人的话,那就很容易做到。

主持人:那也就是说要成为一个“黑客”还是很容易的。

何帆:对,所以我们看到这个“黑客”他的概念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主持人:对。

何帆:在“黑客”刚刚起来的时候,他是非常雅皮的一个行为。

张鸿:对。

何帆:他只是证明我的技术比你强,但是我能够盗你防范非常严密的这些网站里头,我能够如入无人之境,我走一圈之后,然后我告诉你我来过了,但是在中国,在现在我们发现这个“黑客”已经完全变化了。

主持人:完全不同。

何帆:他已经中了一种叫贪婪的病毒,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些“黑客”就是为了牟利,而且它形成了一个非常严密的产业链,就产供销,我们现在看到已经形成了一条龙,那有很多不同的职业,你比如说一开始的时候,是专门来写这些病毒软件的工程师,据说这个现在年薪至少要几十万。

张鸿:对。

何帆:然后还有可以雇佣很多像张鸿这样的,专门是抓鸡的人,然后就开始抓鸡,抓鸡抓得非常灵活,一天能够抓一百多只鸡,然后你一天可能就有几十块钱,上百块钱的收入,然后你抓完鸡之后卖给老板,鸡场的老板,鸡场的老板,他还不是专门卖鸡的,他还要寻找到专门能够把这个,因为他最后还是要套现嘛,他要专门到一个卖鸡的人那里,比如我在这个,把这个网站上,我把这个网络游戏的账户卖掉,我把你的个人的银行的信息卖掉,所以他整个这个,我们看到非常严密的一条龙。那么现在这个据估计,据瑞星公司的估计,现在整个这个行业里头可能一年的产值能够有10个亿。

主持人:刚才两位评论员也说到了,目的他们已经形成了一个产业链条,那么我们作为消费者,怎样保护我们的个人信息,不成为他们手中的一只“肉鸡”呢? 稍候我们继续我们今天的评论。

解说:个人信息安全,涉及的是诸多领域,如何强化监管,保护公民信息安全?怎样净化网络环境?《今日观察》正在评论。

主持人:好,接下来我们继续今天的评论,关于保护我们个人信息的评论。我们现在来看一下很多朋友给我们上传了一些漫画,我们来看一下,这一位朋友,用望远镜在看什么呢?搜集我们的个人信息吗?我觉得这是一个“黑客”。

张鸿:对,这是抓鸡者。

主持人:抓鸡的,这是属于他们产业链条当中的一环,这已经是一只愤怒而无可奈何的“肉鸡”了,被已经宰割得已经受不了,保护个人信息,这是不得不发出的吼声。两位评论员解读一下这幅呢,这也是刚才说到的产业链条当中的一个环节,有这个收集信息的,有卖的,有回收的,有出售的。

何帆:看到我们很多个人信息,实际上我们在各个网站里头,在各个机构里头,他们有大量的我们个人信息。

张鸿:对。

何帆:所以这个呢,就是如果我们没有那么多的信息在网上,也就没有这么多后来的这些非法的交易了。

主持人:对于这个问题,其实各方的评论也是非常地多,现在我们一起来梳理一下。

解说:目前我国上网用户已经达到了2.98亿,普及率达到22.6%,超过全球平均水平,社会各界对信息安全,关注度也在提高。

新华每日电讯提出“别让公众继续支付‘透明人’代价”。文章说,早在2003年,《个人信息保护法》的专家建议稿就已经开始起草,并且在2005年递交给了相关部门。公众在漫长的等待中,期待《个人信息保护法》能尽快出台,不再“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

《中国青年报》发表“个人信息保护,道阻且长”的文章。文章说,由于个人信息保护的监督机制存在很大问题,我国公民个人信息被泄露和滥用时,大都投诉无门。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3月2日发布的个人信息保护现状调研报告,在对个人信息被滥用者的调查中,仅有约4%的被调查人,投诉过或提起过诉讼,而通过投诉达到目的的则少之又少。

《广州日报》发表文章说,个人信息保护问题折射着我们个人权力保护状态。讨论个人信息保护,其结果绝不仅仅在于个人信息的安全,更重要的是,可以进一步推动产生个人权力保护制度建设的强大动力。

在互联网信息王国给生活带来便利的同时,信息安全漏洞所导致的信息外泄事件,也在各国频频上演着,总部设在英国的Prevx安全公司研究人员,3月份刚刚破获了一个网络“黑客”犯罪网站。这家网站的服务器设在乌克兰,他从感染的电脑里吸取数据,感染电脑以每天5000台的速度递增,受攻击的目标包括银行、卫生保健部门的网站,还有普通的信用卡用户,由于通知受害者太费时费力,调查人员只好让服务提供商停用服务器。面对这一头疼的难题,各国政府也都在想办法,最大程度地保护公民的个人信息安全,1974年,美国通过了《隐私权法》,随后又出台了《财务隐私权法》,《联邦电子通信隐私权法》等配套法规。德国在1970年出台了专门的《数据保护法》,树立了一个新的立法领域,同时各国也从技术细节着手,规避电脑用户的风险。

韩国政府正逐步推进网络实名制,并预计在2010年收录护照指纹。西班牙政府2006年起,推出了一种背面嵌入一小块芯片的数字身份证,内容被划分为可公开部分和隐私部分,隐私信息只能凭个人密码、签名或指纹才能读取。

主持人:那么在两位评论员看来,这个黑客这个产业链条最关键的环节,是在哪一环?我们怎样来打破他这个黑客的整个的这个产业链条,从而保护我们的个人信息呢?

张鸿:我们首先在法律上需要非常明确地一个界定,我记得就在半个月前,咱们谈过《刑法》的修正案通过。

主持人:对。

张鸿:它那里面其实就加了一条,说出售个人信息,非法出售个人信息等等,你要负刑责。

主持人:对。

张鸿:但是其实它在操作上并不准确,因为在前端的法律,比如说个人信息的保护法并没有出台,于是我们就面临一个尴尬,就是哪些,我那期节目也谈了,哪些是个人信息?

主持人:对。

张鸿:比如说在很多国家,他们在个人信息,尤其是随着网络的发展,他们在网络上的个人信息的保护,都界定得非常细。比如说我的姓名是不是属于个人信息?我的电话号码是不是属于个人信息?我的宗教信仰,我受教育的程度,等等等等,都是个人信息,就哪些东西需要界定?这个要界定清楚。还有,就是说我们现在面临一个问题,就是在网络上,刚才何帆已经说了如果我偷的是你的虚拟资产,这个虚拟资产怎么估值,我们知道小偷偷了你700块钱,他就要面临被关起来,700块钱以下,他是就教育教育就行了。现在网络资产,怎么估值,我如果在一个网络游戏上,我打了,我们知道是需要花很多钱的,我打到一个高端的水准,这个高端的水准是可以卖,直接卖成人民币的,打折直接卖。

主持人:对,可以兑现的。

张鸿:对,所以这个怎么估值呢,现在也需要我们的立法一个跟进的保护,就是这些整个的,这一系列的界定都要明确。

主持人:有一个非常详细的一个标准。

张鸿:对。

何帆:我想现在之所以这个产业链条,如此泛滥,可能是和进入的门槛太低是有关的。

主持人:对。

何帆:那进入门槛低呢,一个是跟张鸿说的有关,就是我们现在有一些立法还存在空白,还存在缺陷,就是我们保护起来是比较,我们保护起来是比较困难的,那么另外还有一个呢,就是可能还是跟我们很多个人电脑的用户,我们自己不注意保护自己是有关的,之所以他们能够入室盗窃,是因为我们的门,我们的窗户没有关牢,所以我想从个人用户的角度,其实也有一些,就是看起来是比较简单的,但是能够比较有效地防止你作为一只“肉鸡”,你比如说我们如果是不熟悉的网站,我们不能够上去,你的很多这种能够远程控制你,他就是把一个木马的程序放在你经常去的一个网站上,电影网站,或者一个音乐网站,然后你去,你一登陆那个网站,马上他的木马程序就已经进入你的电脑,就可以控制你。

那么另外还有一些时候,他是通过一些邮件发给你的。所以如果你看到不熟悉的邮件,那你这个时候,如果你贸然把它打开的话,很可能你打开的时候,木马就已经进来了。

主持人:就进来了。

何帆:还有就是我们要注意,要设置一些个人的密码,而且这个密码,要尽可能地要比较复杂一点。

主持人:比如说哪些环节需要设置密码?

何帆:比如12345,可能就是很容易被别人猜破的一些密码。

张鸿:对。

何帆:还有就是我们有一些用户,出现被别人给远程控制,是因为他用的是盗版软件,所以你盗版的软件呢,漏洞就非常地多,如果你是用正版的软件,而且能够经常地去更新,这个可能要有一些帮助。如果你再高端一点的话,就是你可能设置你的电脑,就是把那些危险性程度比较高的一些端口,把它给关上,关上之后呢,就等于你把这个窗户关得很牢,把门关得很牢,这样的话你可能会更放心一点。

主持人:不过我觉得我们的消费者也是挺累的,首先在使用电脑的时候,要成为半个电脑专家,才能保护自己。好,现在我们听一听我们的特约评论员有什么样的建议?

周庆山(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教授):我认为现在关于个人信息保护这一方面,应该完善这个信息安全和保护制度,包括立法、行政、司法、行业自律,还有就是这个乃至公民的信息素养教育,虽然现在宪法修正案的出台已经规定了,就是单位的工作人员如果违反规定,在履行职责和提供服务的时候,将获得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者非法提供,如果情节严重,可以进行刑事处罚,但是在这里面对这个情节严重,到底这个具体的这个标准是什么,我觉得还需要完善。

那从这个个人来讲,我觉得你在提供这个信息的时候,也应该要求对方提供一个书面的这个收集信息的一些规定和承诺,因为这些以后都可以成为日后举证和诉讼的依据。

朱国斌(香港城市大学法学院教授):香港关于个人隐私和个人信息安全,从立法到实践发展得很成熟了,1996年,香港通过了《个人资料私隐条例》,香港叫私隐。这个法律不光是保护这种直接和间接的资料,也对于资料持有者,使用者提出了很多限制,制度上建立是这样的。香港成立了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它是一个独立的机构,它是由行政长官任命,它权力的范围很大了,它发出的执行统治机,就具有法律意义了。所以在这一方面讲,所有的收集资料的这种机构和人,都要受这个法律的这种限制。

主持人:我们听到两位评论员给了我们一些建议,再来看一看很多观众朋友他们的建议。“小跳”朋友说,“建议国家立法,一定要严惩这样的犯罪分子,高科技落到这样的人手中,国家的经济就会受到严重的影响,老百姓的安全不保,金融体系面临严重危险,如果这些犯罪分子同国外的一些不怀好意分子勾结,真的会对我们的国家经济安全带来非常严重的危害”。

我觉得他站的这个角度很高,这真的对国家的安全都是有影响的。

张鸿:对。

主持人:好了,再来看这位朋友,他叫“海黛”,他说“其实大家痛恨黑客,不如提高自己的网络安全意识,比如说关闭3389端口,同时要更新杀毒软件,安装防火墙,对自己的管理员账户设置是比较安全的密码等简单的措施,就能在很大程度上避免被黑客的“抓鸡器”搜索到而成为“肉鸡”。”

当然大家都是建言献策,从根本上我们怎么样让我们这些消费者不成为一只被人宰割的“肉鸡”?

张鸿:从根本上,我们第一,就是要消费者自己要有自我保护意识;第二就是在法律上一定要严惩那些“抓鸡者”,他偷盗了我的东西,就要受到惩罚。

主持人:对。

张鸿:但这个惩罚在法律上其实现在是模糊的,比如说过去我们在个人信息这一块,有《护照法》,有《身份证法》等等,其实是保护了我们的信息,但是他们不系统,而且模糊,操作性也不强。但是现在我们看《刑法》,《刑法》其实它立了这样一个法条以后,事实上是惩戒那些违法者,但是倒过头来,我们如果没有一个《个人信息保护法》这样一个系统的保护法律的话,它就不能够让我们每一个人真正认识到我们的权力。

主持人:对。

张鸿:只有我们真正认识到了我们自己拥有这样一个权力,我们才会小心地保护它,在它受到伤害的时候,我们才会去要求那些违法者来赔偿我们的损失。

主持人:就是说我们才能很明确地知道,我们哪一点,哪一条可以去寻求这个保护。

张鸿:对。

主持人:现在是一个宏观的概念,我们很难把它细化。

何帆:对,我刚刚的时候建议电脑的用户,都要提高自己安全的意识。

主持人:对。

何帆:但是这是一个非常无奈的建议,我们如果是说到最后,我们发现全中国的网民都变成了反病毒的高手,我想这不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那一定说明我们有一些制度,有一些机制是出了问题的,就好像你如果天下不太平了的话,指望每一个平民都变成神枪手,自己拿起武器来保护自己,也是不现实的,那你要军队,要警察干什么。所以我想一个方面,我们要呼吁广大的网民要自我保护,但是同时可能更重要的,还是要有一些运营商,包括一些执法部门,他们也要加大对这些网上这些“黑客”的打击。你比如说,我们的很多信息,实际上是在运营商那里,我们在网上开一个网络银行的时候,都是被银行保管起来的,我们在网上比如说注册一个账号的时候,我们都是给网络的公司,有网络的公司,由他保管的。

主持人:对。

参考消息:http://www.arpun.com/何帆:那么他手里有了我们这些信息,他就应该负起来保护这些个人信息的义务,那么另外的话,就是我们现在看到,在执法的部门,也出现了这个网络警察,但是我们在打击网络犯罪,在打击网上黑客的这个工作里头,实际上做的工作还是不够的。

更多精彩,请查看本类栏目: 新闻资讯 - 业界快讯
除非注明,ARP联盟文章来于网络,投稿原创等,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本文地址:http://www.arpun.com/article/2483.html

相关文章
  • ·[图文]win10KB3140743升级失败怎么办
  • ·联想S5-S531笔记本安装winxp系统的注意事项
  • ·[图文]印度尼西亚现实版钢铁人‧宣称用脑波驱动手臂
  • ·[图文]支付宝12月31日-1月2日红包口令+密令汇总2016
  • ·2015年12月31日爱奇艺会员账号共享 优酷会员账号共享
  • ·2015年10月31日爱奇艺会员账号共享 优酷会员账号共享 迅雷会员vip账号分享
  • ·腾讯课堂桃李满天下 点赞谢师恩送1~31QB
  • ·2015年8月31日爱奇艺会员账号共享 优酷会员账号共享 迅雷会员vip账号分享
  • 发表评论
    栏目列表
    阅读排行
    本类最新
    网站帮助 - 广告合作 - 下载声明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