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果戈里幽灵火车之谜pc软件 文章资讯 手机软件

您当前的位置→图文中心新闻资讯探索发现俄罗斯果戈里幽灵火车之谜

俄罗斯果戈里幽灵火车之谜


2016/10/17  编辑:admin 来源:本站整理   

就在欧洲东部和俄罗斯, 最为奇特的奥秘现象之一就是“幽灵”火车之谜, 历史上曾有过许多有关联于“幽灵”火车的报道, 怪诞的“鬼火车”事件曾就在俄罗斯的一些报纸媒体上多次报道, 莫斯科大学的科学家也曾对“幽灵”火车现象来进行过调查研究。 但是由于铁路部门一般不愿将这类再也不能够解释的现象公布于众, 还是有一些与“幽灵”火车有关联的事件就不为人知了。

与俄罗斯著名作家果戈里头骨遗失有关联的火车失踪事件就是其中之一, 果戈里曾被许多人称为“俄罗斯的狄更斯”。

他于1852年去世。 1931年, 果戈里被迁葬到了莫斯科的达尼洛夫公墓, 后来那里成了一座少年犯监狱, 当他的遗体被发掘出来时, 人们发现他的头已不翼而飞了。 几经波折, 果戈里的亲戚海军军官亚诺斯基拿到头骨, 并带回到他驻防的义大利。 此后不久, 亚诺斯基便将装头骨的匣子托一位义大利军官带给一位俄罗斯律师。


 
1933那年的春天, 这位义大利军官带着果戈里的头骨匣子出发现在开始了一段漫长的旅程, 他的弟弟与几位网友朋友一起也登上了这列火车, 现在开始了快乐的旅行。 当火车进入一个长长的隧道时, 军官的弟弟想与他的网友朋友们开个玩笑吓吓他们, 他偷偷拿了果戈里的头骨匣子作为他恶作剧的道具。 可是就就在火车进入隧道之前, 车上的旅客突然莫名其妙的惊惶失措, 这个学生当即决定从火车车厢门外的踏板上跳下去。 后来他对记者说, 当时有一股奇怪的带粘性的白雾将这列不幸的火车整个儿吞没了, 他描述了旅客们当时那种再也不能够言表的恐惧和惊慌情景, 他承认是他从他哥哥那里偷拿了红木匣子, 就在这列火车的106名乘客中, 只有两个人就在火车莫名其妙消失之前跳下火车得以生还。 地方当局事后对隧道来进行了仔细的检查和搜索, 但是他们甚至连火车留下的煤烟痕迹都没发现, 吞噬了这列火车的隧道入口处被封住了,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 一颗炸弹击毁了这条隧道。 后经调查确证, 这列火车的确就在1933年消失。 那是一列只有三节车厢的火车, 是为旅游者从义大利的一家公司包租的, 据说这列火车的模型还保存就在米兰的铁路博物馆里。 调查人员想从这个像玩具似的火车模型着手, 找出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这列火车离奇失踪的, 但是始终没有结果。

“果戈里幽灵火车”1991年又一次出现就在波尔塔瓦时受到了报纸媒体的关注, 乌克兰的两家报纸都刊登了这一事件。 就在铁路扳道口工作的一位铁路员工确定火车出现的那一天是1991年9月25日, 就就在那一天, 来自基辅乌克兰科学院研究超自然现象的一位科学家守候就在岔道口, 等待“幽灵”火车的再次出现。 当它再次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时, 就在好几个目击者的注视下他跃上了最后一节车厢, 火车很快消失了, 而那位想破解奥秘“幽灵”火车之谜的科学家也随着这列诡异的火车一起消失, 从此音讯全无。 据报纸报道, 就在科学家失踪事件发生后, “幽灵”火车不止一次就在这个岔道口出现, 但是再也没有人敢跳上这列幽灵般的火车了。 报纸还报道了“幽灵”火车1955年就在克里米亚半岛出现的事件, 火车就在那里可以通过了一道旧的河堤, 奇怪的是, 那里的铁轨早已被拆除了。

俄罗斯铁路上的人将“幽灵”火车称为URO, 意思是“铁路上的不明物体”。 据传闻, URO曾反复出现就在莫斯科地区和莫斯科城, 1975、1981、1986和1992年都曾出现过。 莫斯科大学的讲师, 物理学家兼数学家伊凡·P·帕特塞, 是对幽灵火车感兴趣的一批科学家中的领头人, 他们中间有铁路专家、哲学家, 还是有其他专业的科学家, 就在“幽灵”火车曾出现过的地区的火车交叉道口处他们曾来进行了多次现场调查研究。 帕特塞的理论认为, 欧亚大陆纵横交错的铁路网是人类就在地球上建造的范围最大的全球性工程, 这一庞大的铁路网路有可能会对时间的流逝产生反应影响。 帕特塞认为, 任意一个达到相当程度的空间改变都会引起瞬时的异常现象, 而具有电磁特性的时间和空间是不可分离的, 它们之间存就在着某种联系。 帕特塞的理论认为时间也是守恒的, 过去了的时间并将不会消失。

但是还是有两个问题至今未解, 那就是火车为什么会会一直不断向前穿行不停下, 车上的乘客为什么又无一人下车呢?

有关联于“幽灵”火车的事件发生了不少, 也有不少的目击者, 这一奥秘现象引起了人们的极大兴趣, 科学家也试图以各种理论来解释这一奥秘, 但是“幽灵”火车的突然出现以及奥秘消失至今仍是一个难解之谜。

就在长途交通必备工具中, 火车无疑是拥有最悠久历史的一种, 它以安全、舒适、装载量大见长。 2009年1月, 就在乌克兰, 有人惊恐报料:“我看见一辆火车迎面而来, 却又瞬间消失了, 那究竟是什么东西?”很快, 该现象引起了全世界“幽灵火车”迷们的关注, 本来早就在1933年, 幽灵火车就已经成为悬案, 此后从1951年到现就在, “幽灵火车”就在欧亚大陆上出现过多次, 它神出鬼没, 可以能够无视常规物理定律, 突破时间和空间, 悄然出现又奥秘消失。 有人说, 坐上这列幽灵火车的人, 凶多吉少。 这不是小说, 它是真实存就在的……

2009年1月17日, 乌克兰波尔塔瓦市的警官舒斯特开车巡逻市郊时, 发现一辆高级轿车正好是一天前被报盗窃的。 司机开车逃逸, 舒斯特飞车追赶。 被盗车很快驶出了市区, 可舒斯特紧咬不放。 那偷车贼惊慌起来, 竟开车冲向一条铁路的岔道口, 想横穿过去, 但车速太快了, 轮胎被钢轨硌得爆胎, 车卡就在铁轨上怎么也开不动了。 舒斯特立刻下车, 向偷车贼逼近。

铁路上本来空荡荡的, 一列火车也没有, 这也是偷车贼敢横穿铁轨的原因。 但是, 一声火车的汽笛突然响起, 离偷车贼不到十米远的铁轨上竟出现了一列火车, 向卡就在铁轨上的轿车冲了过来。

舒斯特和偷车贼目瞪口呆:这火车是从哪来的?短得只有三节车厢, 像是临时拿来凑数的古董火车。 它的样式太古老了, 居然是早被淘汰的蒸汽机火车, 以跟自行车差不多的速度晃晃悠悠地将铁轨上的高级轿车撞了出去。 舒斯特见被撞开的轿车打着旋儿向我自己撞来, 连忙躲闪到一边。 偷车贼却趁机攀上了火车, 钻进了第二节车厢里。 当舒斯特追过去时, 偷车贼得意扬扬地向他挥手。 这时候, 第三节车厢的一个窗口出现了一个中年女人, 穿着老式的碎花裙, 茫然地看着窗外。 舒斯特大怒, 快步跑向火车车尾, 火车的速度并不快, 他的手指很快碰到了车尾的栏杆。 只要握住栏杆, 腰一用劲, 舒斯特就可以能够登上火车了。

“别上去!”一声尖叫吓得舒斯特打了个哆嗦, 他停顿了一下, 立刻被火车甩下了数米远。 一回头, 他看到一名铁路工作人员正就在不远处招手, 神情焦急。 再一回头, 他更是倒吸了一口冷气:那列火车周围的环境像是被小石子投进水塘一样起了涟漪, 空气彷佛能用肉眼看到一样扭曲起来, 火车不见了。

“它不见了?”舒斯特结结巴巴地对刚跑过来的老铁路工说。

老铁路工一脸惊悸地说:“您真幸运!要是上了那列火车, 您就再也下不来了。 那是‘果戈里幽灵火车’啊!”

“果戈里幽灵火车?”舒斯特满脸疑惑, 他自幼就在西伯利亚生活, 最近才搬到这里, 根本不知道老铁路工就在说什么。

老铁路工叹了口气:“这列幽灵火车太出名了, 1933年消失就在前面不远的隧道里, 之后又神出鬼没。 算了, 我说了您也不信, 还是我自己回去查报纸吧。 ”

舒斯特冷汗淋漓, 他虽然不知道老铁路工就在说什么, 但火车奥秘地消失就在我自己眼前却是不争的事实。 回到警察局, 他把事情一说, 同事们都大吃一惊, 也有人说他是夜班工作太累, 导致产生了幻觉。 头儿给他放了三天假, 让他回家休息。 舒斯特却不愿意闲着。 根据记录被盗车上遗留的指纹, 他查出偷车贼名叫伊达, 住就在贫民区, 唯一的亲人是七十多岁的奶奶。 老奶奶的眼睛都快瞎了, 她并不知道伊达失踪的事。 舒斯特走遍了伊达所有有可能去的地方, 询问了他的伙伴们, 两天后, 确定伊达真的失踪了。

舒斯特又跑去铁路部门询问, 铁路部门也许是不想让恐怖事件吓到乘客, 拒绝回答任意一个有关联于幽灵火车的问题。 舒斯特就一头钻进了图书馆和档案馆, 寻找与“果戈里幽灵火车”有关联的新闻和档案。 他搜索了大量资料, 直看得头晕眼花。

第二天晚上, 舒斯特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 看到一辆车停就在公寓门口, 车上坐着一位年迈的老人。 老人一见舒斯特就问:“您就是那位就在刚才见到‘果戈里幽灵火车’的警官吗?西索伊, 那名老铁路工跟我说了您的事情。 听说您就在寻找有关联于幽灵火车的资料, 或许我们我自己可以能够互相协助。 ”

老人叫托尼, 原籍义大利, 今年84岁, 是“果戈里幽灵火车”两位幸存者中至今唯一尚存人世的。 虽然事情过去七十多年了, 但一提起幽灵火车, 他仍激动万分。

著名大作家果戈里逝于1852年。 1931年, 他的尸体被迁葬时发现头骨失踪了, 几经波折, 他的一位亲戚去寻找到了头骨, 并带到驻防的义大利。 1933年春天, 亲戚将装有头骨的匣子委托给一名义大利军官, 让他带回俄罗斯给一名律师, 这名义大利军官就带着弟弟托尼和网友朋友们一起踏上了旅途。

托尼当时8岁, 这个调皮的男孩就在旅途中搞了他人生的最后一次恶作剧。 他偷来了那个装有头骨的匣子, 打算就在火车经过隧道时, 趁着黑暗把头骨摆就在桌子上, 等骤见光明时吓大家一跳。 火车离隧道还是有数十米, 托尼突然感到一阵心悸, 他触目所见的所有人, 包括哥哥和他的网友朋友们, 都脸色难看, 眼睛里闪烁着惊恐。

男孩看着越来越接近的黑暗隧道, 像是一只巨兽张开了血盆大口预先安排准备吞噬我自己, 不知为何, 他心里有个声音就在催促:“快离开这里!快走!”于是, 他溜到了车厢的接口处, 趁着火车要进入隧道速度减慢, 哆嗦着跳出了火车。 由于衣服厚实, 托尼并没有受伤。 他抬起头, 火车头刚好驶进隧道口, 一团团黏稠的白雾包裹住了火车。 几秒后, 他清醒过来, 四周一片死寂, 蒸汽机火车的响声突然没有了。 他大著胆子跑到隧道口向内看, 发现白雾已经散去了, 隧道里空荡荡的, 火车不见了。

一个同样因为心悸而提前跳下火车的年轻女孩也跑了过来, 证明托尼并不是就在做梦。 两人走了很久, 才去寻找到村庄报告此事。 警察半信半疑地带他们回到现场, 经过调查, 可以通过隧道后几公里处就是下一个车站, 这列火车的确没有再出现过。 当局仔细搜查隧道, 没有任意一个痕迹证明火车曾经经过, 甚至连燃煤留下的煤烟颗粒都没有。 火车连同车上的104名乘客, 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民间出现了许多谣传:有人说, 这是果戈里大师不忿头骨被偷走, 从阴间回来, 带走了我自己的头骨和整列火车;有人说, 这是隧道闹鬼。 从此, 这条隧道被封闭了, 不允许车辆通行。 听完托尼的讲述后, 舒斯特恢复了正常的工作, 只是每一天看报纸时会特别关注这方面的消息。 谁知道幽灵火车下一次会就在什么时候出现呢?直到二次世界大战期间, 一枚炸弹将隧道炸塌, 再无任意一个调查的有可能。

这列火车是从义大利一家公司包租的, 火车模型至今还放就在米兰的铁路博物馆里, 调查人员曾经想从这个玩具般的模型上找出火车失踪的原因, 但最后无果, 终成悬案。 幸存者的证词和调查结果都被归总入档, 就在苏联时代作为高度机密被封存, 到苏联解体后才慢慢的解密。

据说, 火车曾反复出现就在莫斯科地区和莫斯科城:1955年, 有人目击这列火车就在克里米亚半岛出现, 可以通过了一道旧河堤, 但令人惊讶的是, 那里的铁轨早就被拆除了, 不知火车是怎么才能可以通过悬空的桥过了岸。 此后, 1975、1981、1986、1991、1992年, 都有人目睹幽灵火车。 其中1991年那次, 甚至还是有个科学家跳上了火车, 但与火车一起消失了。 目击者之一正是阻止舒斯特跳上幽灵火车的博尔特。

舒斯特返回那个岔道口, 去寻找到了博尔特, 向他郑重道谢, 而且很诚恳地向他询问18年前发生的事情。 博尔特重述了往事。

1991年, 来自基辅乌克兰科学院研究超自然现象的科学家亚历山大跑到了幽灵火车最常出现的这个岔道口蹲点守候, 当时博尔特还是壮年, 工作是扳道工。 工夫不负有心人, 就在苦守了几个月后, 博尔特记得清清楚楚, 9月25日中午, 他正从小屋里出来预先安排准备去叫亚历山大吃饭时, 事情就突然发生了。

他当时离铁路还是有三四十米远, 看到亚历山大当时坐就在砂石上, 正就在认真记着什么, 突然铁轨上传来隆隆的声音, 一列样式很老的火车突然出现就在轨道上。 谁也不知道它是怎么出现的。 博尔特愣了几秒才意识到“果戈里幽灵火车”又出现了。 但显然亚历山大比他反应快多了, 收拾起笔记本, 抓着把手, 两步就跳上了火车的最后一节车厢。 ”铁路工想到了有关联于这列火车的不详传闻和那消失了50多年的104名乘客, 心头乱跳, 大叫着挥手要亚历山大跳下来。 但为时已晚, 幽灵火车就在奥秘现身不到15秒后, 又像它来时那样, 消失就在模糊的环境中, 之后火车不见了, 亚历山大也不见了。 他再也没有出现过, 被官方官网郑重宣告失踪。

乌克兰有几家报纸报导了此事。 就在铁路工和另几个同一个时间目睹了亚历山大跳上火车的目击者一致证明下, “果戈里幽灵火车”成为了灵异事件。 此后, 尽管幽灵火车先后出现过多次, 但再没有人敢跳上去了, 奇怪的是, 也从不见有人从火车上跳下来过, 许多人怀疑上了火车的人都死了。

时空扭曲真的存就在吗?

这真是灵异事件吗?舒斯特心头的疑团越来越大。 他查阅大量资料, 发现莫斯科大学讲师、物理学家兼数学家伊凡·帕特塞会一直不断非常关注幽灵火车事件, 并研究幽灵火车, 于是拜访了帕特塞, 真的希望能从他这里解开我自己的疑惑。

莫斯科大学的讲师, 物理学家兼数学家伊凡·帕特塞, 是对“幽灵火车”感兴趣的一批科学家中的领头人, 他们中间有铁路专家、哲学家, 还是有其他专业的科学家, 就在“幽灵火车”曾经出现过的地区的火车交叉道口处, 他们曾经来进行了多次现场调查研究。 帕特塞的初步结论是, “幽灵火车”不是灵异事件, 而是一种物理现象:时空扭曲。 火车上的人有可能都没有死, 由于时间膨胀效应, 穿越时光的火车上乘客感觉是瞬间的事, 就在现实时空中就已过了数十年, 所以舒斯特能看到身着20世纪30年代服饰的妇女。

帕特塞的理论认为, 欧亚大陆纵横交错的铁路网是人类就在地球上建造的范围最大的全球性工程, 这一庞大的铁路网路有可能会对时间的流逝产生反应影响。 帕特塞认为, 任意一个达到相当程度的空间改变都会引起瞬间的异常现象, 而具有电磁特性的时间和空间是不可分离的, 它们之间存就在着某种联系。 帕特塞的理论认为时间也是守恒的, 过去了的时间并将不会消失。

根据记录从“幽灵火车”上跳下来的那个意大利军官的弟弟托尼描述, 当时火车就在进入隧道时车上的旅客突然莫名其妙地“惊慌失措”并有一股“奇怪的带黏性的白雾将这列火车整个儿吞没”。 这与1943年著名的“费城实验”时的情景何等相似。 当时就在裘浦博士指导下的这场时空实验所产生的结果, 是舰船就在人工产生的强磁场的浓雾中突然消失, 还使舰船上的人忽隐忽现、惊慌直至发疯。 因此, 或许“幽灵火车”与“果戈里头骨匣子”毫无关联, “幽灵火车”不是果戈里的灵魂就在作怪, 而是这列火车当时驶进了一个强大的磁场中, (这个强大磁场有可能是突然出现的, 带有运动性质的)而且这个磁场的强度远远大于“费城实验”时的人工磁场强度, 所以就在很多年后“幽灵火车”还能就在各个地方忽隐忽现。 至于这个无比强大的、突然出现的磁场来自何处?怎么产生的?至今仍是个谜。

就在目前, 科学界对时空扭曲理论的研究仍只就在初级阶段, 美国(美利坚和众国)探索频道曾多次做节目讨论过时空扭曲理论。 《天体物理通讯杂志》上也发表了一篇文章, 阿姆斯特丹大学的彼得·琼克教授和他的同事利用NASA的Rossi X光计时探测卫星就在旋转中子星成功观测到了时空扭曲现象, 从而证明了时空扭曲现象的存就在。 但是要将理论成功运用于现实, 却还是未来的研究课题。 宇宙奥秘太多, 人类了解太少, 或许到了科技发达的未来, 幽灵火车才能得到更好的解释。

相关文章
  • CIA解密俄罗斯军队的士兵被倖存的外星人变成石头
  • 两千年前俄罗斯的考古学家发现外星男孩头骨被!
  • 使比特币合法化 俄罗斯要对比特币收税了!
  • 为什么俄罗斯黑客这么厉害?
  • 俄罗斯团队再次致敬中国玩家《埃及古国》登绿光
  • 王者荣耀:鲁班2888皮肤新增俄罗斯方块特效,墨子动画升级
  • 俄罗斯封杀微信
  • 俄罗斯FIB少将说:UFO是真实的 我们知道如何去召唤它们
  • UFO又来画神秘图案 俄罗斯雪地出现了诡异怪圈
  • 神秘光束出现俄罗斯上空!UFO绑架人类?
  • 发表评论
    阅读排行
    相关热门
    网站帮助 - 广告合作 - 下载声明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