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P联盟图文中心下载中心手机频道最近更新软件最近更新文章网络热点
您当前的位置→图文中心新闻资讯探索发现国外网友真实接触到的火柴外星人的经历
站内搜索:

国外网友真实接触到的火柴外星人的经历


2016/4/2  编辑:admin 来源:本站整理 

国外网友真实接触到的火柴外星人的经历_arp联盟大约一年前,我丈夫和我决定在一间北方的木屋共度感恩节。我们在曾经用过的一个网站上发现它,并订了一个星期的住宿。屋主提醒我们在冬天可能因为积雪而离不开此地。木屋位于亚利桑那州的派托普城外,距离最近的城镇有35英哩,最近的柏油路也要18英里。但亚伦和我并不担心,我们的吉普车有雪胎,也会带上雪链以防万一。我们计划在明年生宝宝,所以想在这最后的浪漫假期享受两人世界。

我们在星期五下午抵达,沿途驱车愉快,地面上只有许些积雪。在卸下行李之前,我们决定参观一下木屋。木屋有三层楼高,建筑于山边,天堂松是它的名字。顶楼整层都是主卧室,通过玻璃滑门连接到二楼的大露台。厨房、客厅和大门在一楼。地下室有洗衣机,烘干机以及火炉,透过三层楼高的大型烟管它可以让整间屋子温暖起来。

虽然窗外景色非常漂亮,但我们走进去注意到的第一件事是,木屋没有被清理过。有时候,对于一些位置太偏僻的房子,如果你愿意在你离开之前清理环境,屋主会提供免收150元清洁费的优惠。大多数客人选择自己善后,也有少数的客人不会,这时屋主便会请清洁人员过去收拾。这木屋的前房客不自已整理就算了,也没通知屋主,留下一堆脏乱。反正接下是假期,而且天气预报说下周有暴风雪,我们决定自己清理木屋,并打算在下星期五离开的时候要求屋主减少我们的账单金额。我们把所有东西从吉普车卸下来,洗盘子和衣服床单。然后做了一顿简单的晚餐,开了瓶酒,并在客厅的撞球桌比了几场。

大约晚上六点左右温度开始直线下降,亚伦到地下室让火炉燃烧起来,我走到卧室里洗脸,并换上厚一点的衣服。连接主卧室的浴室很奇怪的没有门,有面破碎的镜子和被撕裂的浴帘。哇,这里一定有过一批牛仔。他们在离开前甚至没有捡起掉在地上的碎玻璃。我小心翼翼的清理,十分后悔入住在这些醉酒白痴房客后面。我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打算在星期一回到镇上后发送给屋主,前房客造成的坏当然不该由我们赔偿。我到一楼跟亚伦碰面,并告诉他浴室的事。

“嗯,那是不是唯一损毁的地方。地下室的灯也坏了,我找不到手电筒,不过还是设法找到火炉。我洒了一些你姐送的便宜伏特加在那里。 ”

“看起来火炉似乎是有烧起来了,”我牙齿打颤结结巴巴地说。 “我有感觉到热量通过。

“我的手握着绕着房子的那些弯弯曲曲金属管。 “把地下室的门关起来吧,下面冷死了。”

我们在木屋时最喜欢做的事情之一,是阅读以前的客人写在小屋日志上的日记。一般情况下,它的内容会是”跟孩子们去钓鱼,钓到一条鲈鱼”或”全家一起BBQ、打牌”。但偶尔你会发现一些有趣的,像是”喝醉了~~放火烧树”。我们找到天堂松日志,依偎在沙发上。亚伦读了四五篇然后换我接手,念了半本,结束第一个夜晚,上床睡觉。

第二天我们很晚才睡,因为下午我们睡了很长的午觉。本来计划要出去走走,但外面已经变得相当冷,幸运的是地下室火炉还在烧着。我们花了一整天在客厅里悠闲的打混。晚饭后,亚伦玩撞球,而我从昨天停下的地方开始朗读小屋日志。我念了一个小时才终于念到我们前房客的日记。

我对他们非常感兴趣,这些人最好有一个优质故事可以分享。

该作者用格式化的日期时间来写他的日记,整整超过6页,我可以看得出来随着时间推移,笔迹也跟着慢慢凌乱起来。

“哇,他们一定是醉了整个周末,看看这些混乱的字!”我把书举给亚伦看。

“你能念给我听吗?”他问,一边将8号球打入角袋。

“当然!我现在很厉害于读别人丑劣的笔迹。”我送他一个顽皮的笑容,浅饮一口酒然后开始念。

周日,11月4日 下午3:30

哇,好漂亮的木屋!我的妻子和我因为一时兴起就订下这个地方两个星期,真不敢相信我们有多么幸运!仅仅在木屋和卡车之间,雪就有1英呎深。外面是-40度,幸好在地下室火炉很大,就像玛丽莎承诺的,所有层楼都很温暖舒适!

周一,11月5日 上午11:30

外面还在下雪!我们本来想今天回家拿几件忘记带的东西,但这条路已经无法驾驶,去不了任何地方。看起来我们将花大部分的时间在屋里喝鸡屋酒和玩扑克牌。正如你看到的,我们其实很开心!

周二,11月6日 晚上7:25

我的妻子莎拉在做美味的烤鸡,而我终于要开始写作。毕竟这是我们来到这里的原因,我不会浪费任何走出作家困境的机会。这里如此漂亮我却什么都写不出来!我今天也看到了有人影在树林边缘走动,我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在外面生活的。我最后检查气温的时候是-34度。

周三,11月7日 晚上9:00

今天莎拉和我做了一个雪人和天使!在我们斯科茨代尔那边不会下雪,所以在这里要我们好好感受它。我一直没写什么新的进度,但有修订了书的前两章。也许是这里的美好让我分心。开玩笑的啦!我想我们可能有邻居。昨晚在阳台上抽烟时,我又看到有人在树林边缘。他非常高。也离我们够近到可以打招呼,但当我挥手他便走回树林。要问问玛丽莎吗?她并没有提到附近有任何邻居啊。

周四,11月8日 下午1:00

今天早上,我醒来后在屋外面发现动物足迹。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留下这些,这是个长方形的印痕,大约24吋。莎拉在11点起床的时候,雪已经融化了大半,但这些痕迹仍然依稀可见。我想昨晚的雪应该是我们住在这里会遇到的最后一场雪了。现在的天空十分清朗。莎拉认为我被这个漂亮的木屋迷住了,既然外面如此美丽,我们今天会出去走走。

周五,11月9日 上午7:00

昨夜有人试图进入房子。凌晨1点左右,我因为拍打大门的声音而醒来。不是轻轻敲,是拍打声。我抓起一根撞球竿下楼。我问谁在外面,拍打声立即停了下来。我等了几分钟,然后打开大门,但是门外什么也没有。我走回楼上叫醒莎拉,因为她睡得很沉。砰砰的拍打声再次响起,这次声音更急促了,而且是拍在房屋另一边,就在书架旁的那面墙上。在漫长的一分钟后,拍打声停了,我在台阶坐下来,等了一整夜看外面的人想做什么。但什么都没有发生。

周五,11月9日 下午2点

我告诉莎拉昨晚的事,她想离开这个地方。我没那么迷信,但是莎拉容易恐慌。我承认我是有点在惊吓边缘。早上我试着发动汽车,但发不动。我不懂车,也不知道该怎么做。这里没有基地台信号,也找不到房子的电话。讨论之后,我们决定要待在这里。我知道这木屋16日有租出去,我们只要这星期乖乖待在这里等下一组房客来就好。我找到一把斧头并把它放在卧房里,以防万一他再回来骚扰我们。我想可能是住在树林里无家可归的游民吧。早上我又看到屋外有相同的足迹绕着房子,现在我确信一定不是动物的足迹。如果他回来,那咱们就走着瞧。

周六上午5:00

昨晚声音又回来了。敲在卧房外的玻璃滑门上,从二楼阳台天井那边。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爬上来的。他先是轻轻地敲了窗户,像是在哄你开门,滑门覆盖着一件薄门廉,所以我看不到外面。然后声音停了下来,几分钟后,他又开始了,像前晚一样一直一直用力拍打着。莎拉尖叫起来,我一边伸手安抚她一边下床抓起斧头。当走我到了滑门前时砰砰声已经停止,我掀开窗帘,但阳台上没人。借着月光,我看到它离开木屋,走向树林边缘。

莎拉踉跄地走到窗前,我给她看那个离开的身影。她捂着脸哭了起来。所见之景把我们两个都吓坏了。那不是人类。它很高,也许有10英呎,很瘦。看起来就像个黑色火柴人,不可思议的细长。没有手掌、没有脚足,只有躯干四肢;脸上没有五官,只有一个黑色椭圆形。这个高而瘦长的东西在雪地里行走,形成的诡异对比十分骇人。

它走到了树林边缘后消失了。之后我花了一个小时试着让莎拉冷静下来。她说我们必须离开。我想为她是对的。当我们终于能够平静到再此次躺在床上,寂静震耳欲聋。意识开始模糊的时候,敲打声打破沉默- 在我们的房门上!我从床上跳下来,再次抓起斧头。莎拉退到墙角尖叫。我猛然打开房门,敲门声立刻停止而门外什么都没有,但楼下大门敞开。它可以进到木屋里。我不知道它要什么。

周日上午10:00

昨天晚上我彻夜未眠。雪轻轻的下着,万籁俱寂。

周日晚上7:00

下午我在二楼露台发现脚印,一样是那长方型的火柴人足迹。又一次,就在我们窗外。我在莎拉看到之前把脚印抹掉。雪一个小时前就停了,现在是黄昏。我可以看到它在树林边缘。我看见它转身往回走进树林,身形薄如一张纸。它回来了。我想我们会死在这里。

周一,11月12日 上午9:00

昨晚8点,我去露台上抽烟。身后突然有响声传来,我转身看到火柴人就在屋顶上,就在我上方5呎的地方。我奔回房间拿斧头,一边大叫要莎拉找东西保护自己。我转身往外跑,听到那火柴人也在我头上的屋顶同向奔跑着。一到外面,那东西不见了。我看到它又跑进树林里消失了。但这只不同,它比较高。这里不只一只。

当我回到屋里,莎拉把自己锁在浴室里。她歇斯底里地不断说着她就要死在这里了。我试着要给她撞球竿,但她说什么也不愿开门。我坐在床上,等待着。好一段时间后,莎拉一定是累得睡着了,因为一切安静下来。就在那时,我听到它在厨房里走动。我顿时勇气全失,退得离房门远远的。它在房子里。我等着从厨房传来更多的声音,但没有。几分钟后,我终于听到了一声撞击。在阶梯上。它在爬楼梯。

“碰…”

慢慢地,但清晰的声音。

“碰…”

我砰的一声把卧室的门打开,并大叫要它滚开。

“碰…”

莎拉再次哭叫起来。它可以伤害我,但我绝不会让它伤害我的家人。它走到楼梯最后一阶,停下来了。我能感觉到它就在门的另一边。另一边没有任何声音。我想了一个策略,使我能够占到一点上风。如果我可以瞬间把房门往外推开,门会把那火柴人撞下楼。数到三后我用力推门,门没有受到任何阻力的甩开来。黑色火柴人停在楼梯的转折平台处看着我。它超过10英尺高。

当下我被恐惧瘫痪了几秒,而它开始朝向着我跑上来。我以尽我所能的速度跌跌撞撞逃回房间。脑海中意识到,它带来的威胁远远超过死亡本身,比死亡更糟糕。它吃你。它拥有你。火柴人停在楼梯口,并俯身将头伸进房间内。

这是一个高大黑色的身型,黝黑如墨,全然无光。斧头仍然在我的手上,我移到火柴人与浴室之间。我举高的斧头准备攻击,在那一刻它尖啸起来。那不像我以前听过的任何声音之一,像落雷打在脑袋中一样令人难受。我想用手盖住耳朵,但浴室传来镜子破碎的声音。我想到莎拉。

借着最后一丝勇气,我跑向那东西,将斧头砍在它应该是胸膛的部位。一遍又一遍,短短的刹那间在当时仿佛和永远一样长。它把我抛掷到到一边。我听到莎拉尖叫。那是最后一件我晕过去以前记得的事。当我再次睁开眼睛,已是早上。我的妻子不见了。浴室的门不见了。斧头不见了。

我整个早上都在找莎拉。我走进树林深处,搜索了数英里。我要睡一下,然后再回到外面的森林找她。我希望遇到火柴人。如果莎拉死了,我也不想活了。我认为这就是它一直想要的东西。

周一,11月12日 下午6:00

天快黑了,更难去搜索树林。我的脑海里萦绕着莎拉的声音。它吃我们。一遍又一遍。她到底被怎么了我救不了她。在这一切发生后,我救不了她。当我想到忘记带药的时候,暴风雪己经将我们困在木屋中。但是当我看到火柴人,我认为这件事是因祸得福。我需要保持清醒和警觉来保护我的家人,如果我服用了Haloperidol,我就无法这么警醒。

但反正这已经无所谓了,我救不了她。早上车子可以发动了, 它能带我离开。我要去开车绕到山的另一边往回走向木屋。也许我会找到莎拉。待在这里没??有任何用处。火柴人已经走了。我心里知道。现在气温是零度以下,火炉已经烧完了,柴火没了。如果我有找到她,我会回来写这本书。现在,是我唯一的朋友了。

亚伦已经停止撞球一段时间。从我开始朗读之后,酒杯再也没被动过。当最后一行字句在木屋里回响,我们互相盯着对方。当我们同时从惊愕的状态回复过来,我把书丢到房间另一头,亚伦退后背靠上书柜说”天阿! ”

“这是假的吧?”我站了起来。我不需要一杯酒。我需要一整瓶。

“我不知道,琳赛,我不…我不这么认为。”

“这个家伙说他是个作家”我坚持”他可能只是想写一个恐怖的故事来吓其他客人。虽然他真的成功的将不安感带到现实中。 “我喝了一口酒,转头看见亚伦盯着楼梯。 “你不是认真的吧,亚伦。我同意这他妈的真的很可怕。但,拜托~少来了”

亚伦好像没听见我一样,他开始走上楼梯。我不知道他想看到什么,但我把酒放下来,跟着他上楼。当我进入卧房时,亚伦打开玻璃滑门。我跟着他走到阳台。从阳台你可以看到很清楚的看到树林边缘。我在森林中搜寻任何移动物体,但什么也没看到。我转过身来要跟亚伦说话,发现他在观察屋顶。他给我了一个狂乱的眼神,走进屋内。我跟着他进房。亚伦来回地踱步。

“什么啦?!”我开始生气。”这一切就跟故事里说的一样。你可以从阳台看到树林边缘,广场和屋顶。而且看-“他指着浴室。”有铰链,但没有门。应该要有门的,这是一间浴室啊。那面镜子-“”怎样?”我插话”被火柴人的声音震碎了?!”他开始吓到我了。亚伦是我认识过最有逻辑的人。

“火柴人吗?你有仔细注意你念的内容吗?没有火柴人。”

“靠…不!”

“我的意思是,从来就没有火柴人存在。他最后一笔日志提到的药物- 他们因为下雪不能回去拿的那个Haloperidol,用于治疗精神分裂症。琳赛,再读一遍文章,一页页看,整件事情是他慢慢陷入精神病的幻想之中。该死,他的妻子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

“这太疯狂了,亚伦。”我走进浴室,看了看周围。 “你认为有人死在这里?四天前?”亚伦摇摇头。

“我不知道,但我觉得有可能。浴帘被撕掉了,镜子被打破,看起来有人在这里挣扎过。浴室门…斧头…都不见了”他的推论为我揭露一丝迷团的真相。

“哦,天阿,如果这是真的…亚伦,我们刚到这边时,上上下下清了整间屋子。如果有一宗谋杀案发生,我们已经销毁了所有的证据! ”

“我们不知道…我们不知道有人死在这里- “、”我们还是不清楚。亚伦,尸体在哪里?”、”我不知道。也许它埋在树林里”,”我们必须离开这里,到外面去找人帮忙。把日记交给警方,并告诉他们我们到达这里时发现的一切。为了安全起见。 “”好。好吧。天!这家伙随时都可能回来。我们离开吧。”

我们下楼的时候我又突然想到一件事,我停在半路。”亚伦…”他转身”嗯?””他说,火炉已经烧完了。你在点火的时候有丢任何木头进去吗?”

“不,那边漆黑一片。我看不到任何柴火””但是…我们的炉子已经烧了一天了…”亚伦脸上有什么意味逐渐清晰起来。”是什么一直在燃烧…亚伦?”

他跑到了地下室门口,我跟在后面。当他打开门,我很难向你描述是什么东西从下面涌上来。那是一股炎热,刺鼻,浓浊的空气。当亚伦走下去,我站在楼梯顶。”斧头在这里。”我深吸了一口气,跟着他下去。我停在楼梯底部,拒绝再往前走。里面仍然很暗,但有一些楼梯透下来橙色灯光。亚伦跪在炉门前。他看着我,我点点头。亚伦慢慢转动把手,拉开炉门。火光照在他脸上的那一刻,浮现的恐怖表情告诉了我我想知道的事。

我希望是后者,因为我恨他。不是因为他的精神疾病,也不是为了他的罪行- 而是为了他对我们做的事。莎拉.哈丁在火炉烧了一天一夜。在那一天里,我们吸入了她身上的每一个分子;我们透过她尸体上的肉来保持温暖。为什么没有味道?有人给了一个科学的解释:因为极高的燃烧温度,以及长年的松焦油和跟她一起燃烧的木门碎片。但这无法停止我们的噩梦。

这个案件上了头条,至少上了当地的头条。透过匿名相关条款,亚伦和我尽力避免我们的名字出现在天堂松案件证人陈述书上。我们没有让朋友或家人知道。我们试图忘记它。天堂松木屋今天依旧屹立着。虽然名称已被更改,但它仍然可以租到。屋主坚持要留着小屋日志,所以警察撕下了杰森·哈丁的页面,将书还给了她。

参考消息:http://www.arpun.com/日志还是摆在在桌子旁边的书架上,房客们还是可以阅读和书写自己的经历。有时候我在想,如果人们会看到那些破损的书页,猜想着里面的内容和页面失踪的原因。我想他们永远都不会知道他们住的木屋就是天堂松。

更多精彩,请查看本类栏目: 新闻资讯 - 探索发现
除非注明,ARP联盟文章来于网络,投稿原创等,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本文地址:http://www.arpun.com/article/20504.html

相关文章
  • ·[图文]国外网友真实接触到的火柴外星人的经历
  • ·[图文]电信宽带打不开国外网站怎么办 电信屏蔽的国外网站了吗
  • ·[图文]【令人震撼】国外最新的高清记录片-《抵达火星全过程!》
  • ·[图文]哈伯望远镜拍到的照片究竟是天国外星人基地还是海市蜃楼?
  • ·国外大神称将发布ios8越狱
  • ·[图文]美国外星人绝密文件《宝瓶计划》被曝光
  • ·201406月27日 每日更新国外代理
  • ·06月21日 国外免费在线代理网站
  • 发表评论
    栏目列表
    阅读排行
    本类最新
    网站帮助 - 广告合作 - 下载声明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