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P联盟图文中心下载中心手机频道最近更新软件最近更新文章网络热点
您当前的位置→图文中心新闻资讯探索发现在担心被人工智能宰制时,我们早已被其它「毫无人性」的东西摆布了
站内搜索:

在担心被人工智能宰制时,我们早已被其它「毫无人性」的东西摆布了


2016/3/25  编辑:admin 来源:本站整理 

经过几天的激烈赛事之后,人工智能AlphaGo以4比1的成绩击败南韩棋手李世石。这场比赛不只吸引了热爱围棋、热爱人工智能议题的人,也有更多人是被「捍卫人类尊严」的噱头引来凑热闹:人工智能再这样快速进化下去,它们超越、取代、乃至奴役人类的日子是否不远了?从AlphaGo拿下首胜开始,诸此科幻作品中常见的预言又再次成为热门话题。

一方面,这种可能性确实不该等闲视之,这在学界也已有若干讨论。我一位最关注这场棋赛的友人,在学校里的研究兴趣叫作「transhumanism & posthumanism」(超人类主义与后人类主义),其旨趣正是在探讨当科技的角色从「辅佐人类」(例如眼镜与义肢)晋升为「强化人类机能」(例如提升体能、智能的科技)、甚至「改写人类定义」(例如半兽人或半机械人)的时候,所造成的冲击。人工智能从协助人脑到与人脑竞争的进程,同样是该领域的常见主题。


在担心被人工智能宰制时,我们早已被其它「毫无人性」的东西摆布了_arp联盟 
但是另一方面,AlphaGo的惊人下棋能力,大概也只是重新提醒了这类议题的存在。至于人工智能在围棋这种高难度技艺上击败人类,此一事件本身却并没有为此议题提供新的启示。以下我想简单回顾一下「人工智能威胁论」的论点,并且试着说明为何AlphaGo的成就暂且不会令这些论点更加可信。

计算机奴役人类?

「人工智能威胁论」最悲观的版本,就像《机械公敌》或《黑客任务》等科幻电影所描绘的那样:人工智能进化到超乎人类控制之后,出于某种动机而开始统治人类。但「某种动机」或许就是疑点所在。几位评论者(例如周伟航与李开复等)谈到AlphaGo时都提到一个论点:AlphaGo没有办法思考意义、产生感情,所以它和现存的各种技术物一样,仍然只是一种工具性的存在。

人想要统治、奴役别人有各种理由,比方说争取财富、名声与权力的欲望,或者想要解决社会问题的理想抱负等等。然而这些动机在AlphaGo所展现的人工智能当中都还不存在:它没有处理欲望或理想抱负的能力(基本上,它根本没有性格可言)。

况且,它只要有电有网络就能运转,也不会因为面包、健保或投票权之类的问题跟人类产生矛盾,统治、奴役人类对它有什么好处呢?AlphaGo的出现只是再次确认了人工智能的潜能可观,但是单凭强大的运算能力,并不足以构成征服人类的理由。

反之,如果这几场比赛发生的事情,并不是AlphaGo以精准的运算击败了人类玩家,而是它展现了某种精准「以外」的特质,例如因为领先而大意、因为紧张而失误等等,在那种情况下,我们才开始有理由要为人类与人工智能共存的未来感到担心。

但如果人工智能精进各方面智识素养的能力,都跟它学习下棋的能力一样强,那么届时我们还是有保持乐观的权利:毕竟,从欧洲的新纳粹与美国的「红脖子」(redneck)的低教育程度来看,打压异己的法西斯主义、排外主义只会对一定智识水平以下的人有吸引力——所以先别急着绝望!等到计算机终于聪明得超出人类控制之际,它们或许已经聪明到不想透过迫害人类来解决问题了。

在担心被人工智能宰制时,我们早已被其它「毫无人性」的东西摆布了_arp联盟

计算机冲击到人类的经济生活?

史学家哈拉里对AlphaGo的评论,则呈现了计算机威胁人类的另一种想象:人类敌不过人工智能的竞争,在计算机没有伤害人类的恶意之下,人类的生活资源依旧受到了竞争与排挤。这种可能性合理多了,而且有先例可循:许多比人工智能更低阶的科技,都曾引发过经济冲击的恐慌。马克思曾论证过资本家为了增加利润而进行技术革新,结果新技术的普及反而会压低利润率,逼使资本家加紧剥削工人。

撇开太艰涩的理论不谈,技术突破的经济威胁即便用直觉联想,也能很真实地感受到:它显然会造成其它未掌握尖端技术的企业,不敌竞争而发生亏损;非技术的工人会被取代而失业;技术工人则必须驾驭日渐复杂的生产技术。那么,AlphaGo的表现象征着计算机所能执行的任务更上层楼,这是否意谓着技术对经济的冲击亦将进入新一篇章呢?

这类论点不禁令人想起工业革命时,工人砸毁纺织机器的「卢尔德运动」。然而卢尔德运动已经是距今数百年前的事,在那之后,纵有更多传统产业被新技术取代,新技术倒也不断激发新工作,于是全球的就业人口不减反增,资本主义经济则时常动荡却还是屹立至今,「人口过剩、资源不足导致经济崩溃」之类的马尔萨斯式预言从未实现。

另一方面,害怕人工智能的人也犯了卢尔德运动的错误:把人与人(驾驭技术的人与被技术威胁的人)之间的矛盾,倒映在全人类与技术物的关系上。实则,如果技术物对人们的生活构成威胁,重点从来就不是它们太先进发达了,而是它们被统治者拿来控制人民、被资本家拿来剥夺工人。比起阻止人工智能继续进步,我们更需要的是整顿它普及之后即将投身的社会关系、确保它不会被人滥用。

小结

事实上,相较于这些把技术物给拟人化的虚构威胁,把(应当充满人性的)社会给物化了的威胁,对我们而言或许才是更近在眼前的议题。人们担心被人工智能这种「毫无人性的」东西给宰制的未来,然而某方面来说,我们现在早已被科层组织与经济学模型这些「毫无人性的」东西所摆布了。

现代的统治机器虽然是由人类组成,但其运作却是建立在标准流程与科学定律上,并且只有在能接受民主监督的范围里,才会受到一点人性的挹注。再多的自动化、计算机化、人工智能化,能造成的「去人性化」或许已经非常有限了。

而这能带出我想为上述讨论下的脚注:让我们想想对人工智能议题的思辩,能为自己所处的社会带来哪些反思吧。以上篇幅都是为了论证人工智能目前还没有什么严重威胁可言,但这种威胁论之所以仍有讨论价值,是因为每种思潮必然藏有所属社会的线索,也就能成为回头审视当代社会时的灵感来源。

新浪网的一篇评论引述了Facebook人工智能研发人员Yann LeCun对人工智能威胁论为何受欢迎的解释:「有些人是因为对人工智能的原理不理解而导致恐惧,有些人是为了个人名望而宣扬人工智能威胁论,有些人则是为了商业的利益推动人工智能威胁论。」

作为本文结尾,我认为可以在此添上第四个理由:亦即,我们其实是将自己对各种社会问题的焦虑(异己统治者、政治迫害、竞争压力、人性沦丧)投射在人类与人工智能之间的关系上——看看人工智能在威胁论中的形象,那简直是社会菁英的负面化身:它各方面的条件都胜过你我,更糟的是,它还有可能歧视我们、抢我们的工作、甚至统治我们。

参考消息:http://www.arpun.com/人工智能的进步势不可挡,值得我们思考的不是如何反转此一趋势,而是如何透过安排一个不鼓励歧视、宰制与恶性竞争的合宜社会体制,来回应它的现实冲击、以及它在我们潜意识里植下的反乌托邦噩梦。

更多精彩,请查看本类栏目: 新闻资讯 - 探索发现
除非注明,ARP联盟文章来于网络,投稿原创等,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本文地址:http://www.arpun.com/article/20378.html

相关文章
  • ·[组图]在担心被人工智能宰制时,我们早已被其它「毫无人性」的东西摆布了
  • 发表评论
    栏目列表
    阅读排行
    本类最新
    网站帮助 - 广告合作 - 下载声明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