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P联盟图文中心下载中心手机频道最近更新软件最近更新文章网络热点
您当前的位置→图文中心新闻资讯探索发现轰动全球的轮回转世的实例
站内搜索:

轰动全球的轮回转世的实例


2015/11/10  编辑:admin 来源:本站整理 

轰动全球的轮回转世的实例_arp联盟现在佛教的因果说,已经相当普遍地为西方知识分子所接受,再世与轮回之说,亦己成为异常热门的话题,他们不再盲目排斥未知为迷信。有一位名叫维珍尼亚.摩路的女士,接受了加拿大国家电视公司的访问,三十多年前她的新闻轰动了全世界。

根据电视节目主持人介绍说:“摩路女士在一九五六年被生活画报刊介她的再生故事,吸引了全球的心理学家、宗教家,心灵学家的注意。摩路女士现在看来六十岁左右,一九五六年她大约二十多岁。她从小生长在美国的丹佛市,从来没离开过家乡,因为患有一种特殊的过敏症,对于某种气体和食物都敏感,病发时会呼吸窒息,有生命危险,这种病使医生束手无策,建议她请精神医生治疗,在历次的催眠治疗过程之中,她陆续吐露出潜意识中的隐秘。她的口音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满口讲的是爱尔兰土浯,她所描述的家庭环境与事实不符,都变成了爱尔兰一处乡村农舍家园。她的父母兄弟姐妹都是爱尔兰人。她把爱尔兰农家的一切叙述的历历如绘。她的叙述引起医生的惊异,问她叫什么名字,她自称是墨菲。问她何时出生?她答是一七九八年。问她是什么人?发生了什么事情?她说是在十八岁时患病死亡的。问她的病况,恰与她的过敏病相符。她从催眠状况醒来之后,即茫然不能记忆她讲过的事。醒来之后的口音又恢复了原有的美西口音。医生调查她的身世历史,并无任何爱尔兰关系,她也丝毫不懂爱尔兰土话。摩路女士醒时是摩路,催眠后却变成十八世纪的爱尔兰乡村少女。心理学家认为她具有双重人格。但是后来根据心灵学会多方面调查和获得爱尔兰热心人士的协助,竟查出了十八世纪确有那么一个死于窒息,心脏麻痹的爱尔兰少女墨菲。

这件案子当时惊动了很多国家的医生、医药协会、科学家,无人能够解释她怎能知道一个两百多年前病故的异国少女的一切详情。她从未离开过家乡、读书不多,又从何而得悉重洋以外的一个古代村女的故事?若说是巧合,又怎能把家族人名历史都说得—点不差?总之经过各方面的调查证明,她并无伪造故事,而且很多细节都符合事实。在三十多年前的科学界,是不会轻信她是墨菲再世的,顶多也说她具有无法解释的知觉或双重人格。

但是最近,西方渐渐接受再世的观念,很多人记起了她。所以连加拿大国家电视,那么严肃的电视台,也请她来访问一番了。

记者问:“你当年经过催眠治疗之后,获得了什么效果?”

答:“心理医生给我的催眠治疗,使我渐渐发现我的前生,我知道我的过敏症来自前生,起源于家庭妨碍我的恋爱。我知道了病源之后,我的病就渐渐好了。”

记者问:“你现在还有过敏病吗?”

答:“再没有发作过了。”

记者问:“那是致命的是不是?”

答:“是的,一发作就窒息气绝。”

记者问:“在催眠治疗之前,你是否知道自已有前生?”

答:“我不知道自己有前生,但能时常讲些离奇的琐事,都不是今生发生的,使家人感到诧异,自己也不明白这些印象从何而来。”

记者问:“现在你仍相信你的前生是十八世纪的爱尔兰少女墨菲转世吗?”

答:“我完全深信。”

记者问:“没有丝毫的怀疑吗?”

答:“毫无怀疑。”

记者问:“你前生的事有何证明吗?”

答:“三十多年前经过许多专家学者考证,许多事实都符合记录。

记者问:“墨菲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乡村少女,难道也有历史记载吗?”

答:“爱尔兰地方法院、法医验尸报告证明保留有记录,证明有此人,出生登记的记录也符合我讲的资料,其他当地发生的大事,我讲出的都符合历史,她的家庭人名也都符合。”

记者问:“你从来没有去过爱尔兰?”

答:“后来去过,特别为此事去过,我能够认识当地的大致道路,山城的变迁很小,仍和两百多年前差不多,我能找到前生居住的故居和前生的坟墓,无须人引导。”

记者问:“真有墨菲其人的坟墓?”

答:“真的有,我立刻就找到了。”

记者问:“当时必然是轰动一时的大新闻了?”

答:“英国,爱尔兰和美国的记者成群跟着我去找的,事情的确吸引了很多国家注意,以致各国都争相报导,生活画报也登出来了。”

记者问:“你自己怎么解释这种奇怪的事呢?”

答:“我无法解释,只好让科学界去研究吧!

记者问:“现在仍有科学界找你谈谈吗?”

答:“仍有不少人来找我。”

这时电视上展出一部分三十多年前的报纸和生活画报,证明确有此事

轮回,是典型的东方文化。对西方人来说普遍对轮回知之甚少,然而在西方世界却有很多证据支持轮回之说,这些证据比东方人感知到的更加繁多而深刻。

在西方,也许关于轮回最有力,最好的证据来自伊恩·史蒂文森博士的研究。史蒂文森是一名货真价实的精神病学家,在50年中,他一直致力于研究儿童的前世回忆。在研究了近3000个儿童(4到10岁)案例后,史蒂文森发现这些孩子们很多能回想起自己拥有过前世。令史蒂文森印象最为深刻的是这些孩子不仅能回忆起自己以前的名字,还能回想起他们自己死亡的日期,以及自己以前居住的村庄的详尽讯息。更有甚者,很多孩子能准确说出自己“以前”的家庭的成员和他们的小名,并以神秘的准确度讲述自己前世的生活佚事。另外,史蒂文森研究中的很多孩子能回忆起自己是如何死的,并且能详细说出自己的遗言,而遗言的深度和所需的知识储备完全不似一个孩子所能说出的。更令人惊奇的是,在个别案例中的孩子能完全回忆起自己前世的所有事情,并坚称自己前世的家人正在召唤自己,且觉得和现在的家庭感觉十分疏远。在一些案例中,如果这些孩子不被允许和以前家人多多接触,就会明显感到烦躁不安。

史蒂文森并没有对实验中的孩子进行催眠,这些初来世界的孩子们反而完全自发地回忆过去已久的前世回忆(史蒂文森特别地避免了催眠来让孩子们获取前世记忆,因为他认为这样所获得的回忆不可靠并带有自我臆想性)。尽管这些回忆和倾向将随着孩子年岁的增长而慢慢淡去,直到青春期完全消失,但是它们仍然是关于轮回很好的证据。

在研究过程中,史蒂文森惊异地注意到一个偶然现象:有些他研究的孩子的身体上有着胎记,而这些胎记和这些孩子所回忆的自己被枪杀致死的枪伤部位高度吻合。例如在史蒂文森博士的一个11岁土耳其小男孩的个案中,男孩声称自己前世是被邻居用猎枪意外击中了头部而亡。而这名男孩一出生就有着一个畸形的右耳,活像了男孩所说的前世致死的枪伤部位,后来伊恩博士根据男孩的回忆查询了男孩前世男人的资料,无论是医疗记录还是死者所在地当局提供的照片都非常一致。而然这绝不是一个特殊的案例;史蒂文森博士的研究中搜寻到了大量的这种案例,很多的是脚趾手指(有几个案例甚至是整个四肢)在前世中因故残缺,而在今生他们的肉身竟然残缺了同样的部位。更有令人吃惊的事情是,在一些案例中他还发现了前世的多重胎记。比如在一个案例中,一个人前世被子弹贯穿了头部,而在今生中,他的头部前世子弹入口和出口的地方竟出现了吻合的胎记。当然这种完美地吻合几率甚至小过了天文数字,然而伊恩博士却找到了好几个这种案例。

伊恩·史蒂文森博士是生物化学和精神病学教授。研究主题涉及濒死经验、轮回现象与超自然现象等。2002年,他负责弗吉尼亚大学在世界各地的超自然研究。他于1960年发表的文章《往世回忆的证据》,被誉为现代西方轮回研究的序幕。从那以后的40多年间,他奔波于世界各地,收集到2600多个案例,发表了十本专著和几十篇学术论文,其中许多被研究者引为经典,特别是《二十案例示轮回》和《记得前世的儿童》两本书,被后来的研究者经常引用。

《二十案例示轮回》一书中记载的20个轮回转世案例,是他在1961年到1965年间从印度、斯里兰卡、巴西、黎巴嫩和美国的阿拉斯加收集、整理和验证过的案例的一部份。本书中有一个案例是轮回转世中非常罕见的、具有特殊研究价值的例子,史蒂文森称其为“交换转生”,此现象其实就是中国古代正史中亦有记载的“借尸还魂”现象。

虽然史蒂文森并非是西方第一个从事轮回研究的人,但是他以严肃的态度、严谨的作风赢得了学术界对轮回研究的接受与尊重。不过,对他研究工作的评价趋于两极化,支持者认为他是一个被误解的天才,而批评者则认为他过于轻信甚至迷信,他的结论在科学界也很少得到正面的支持。一些批评者曾质疑他的研究方法,称它们是伪科学。另一些人则认为,他的研究方法还是严谨的,即使他们并不一定支持其结论。

钟茂森博士,现任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商学院副教授,兼任中国广州中山大学客座教授,澳洲净宗学院副院长、方东美研究所副所长。他在讲座中提到了史蒂文森博士研究的很多案例,前半部分很多是濒临死亡学的案例。

在1960年代晚期,心理学家海伦·瓦默巴赫博士开始了一系列的前世回忆与人口数据吻合度的研究。当海伦治疗的几个患者在催眠状态下向她提及了自己的前世回忆时,她想:这些病人所述的是否是简单的主观臆想?于是乎她决定用构成文化的人类学,社会学和考古学研究来考量这些病人前世的特定细节,以此来看看他们前世的回忆和人口数据是否一致。她的理由如下:如果自己的研究对象对前世的性别,社会地位,经济地位的回忆和人类学家以及社会学家已知的信息相符的话,那么即可证明这些研究对象的前世“幻想”和人口数据可以一一对应,这对人类可以轮回的观点有着重要的意义。

在10年里,海伦探访了1000名研究对象,她询问了每个人前世的性别,社会地位,经济阶层以及其他一些世俗的细节问题,而这些受访者的前世各种各样,有公元前500年,公元1世纪,公元500年,公元1500年等等。海伦采集到的数据和人口学家对古代的已知信息非常吻合。举例来说,海伦的主要受访者是女性(受访者男女比例为1:3)。按理来说一般人不会想象出自己的前世与今世性别相反,所以按照海伦研究对象的性别比例来说,这些前世回忆应当女性远远大于男性。而然让她感到惊讶的是,很多女性回忆自己的前世是一个男人(同样,也有些男人回忆自己的前世是个女人),而将这些数据用生物学计数统计时就发现,在任何的时代男人和女人的比例都精确到了1:1左右。如果这些研究对象的前世回忆真的是基于凭空想象的话,那么是不可能达到如此精准的男女比例的,这就暗示了海伦抽样的研究对象中绝大部分的的前世回忆是真实存在的。同时,研究对象提供的社会阶层信息也和人口统计数据相符:海伦询问她的受访对象在前世是个穷人,普通人还是个上层人物,如果受访对象不成比例而多数选择一个有趣并富有的人生的话,那么他们前世的回忆的真实性就非常值得怀疑了。出乎了海伦的意料,大多数的研究对象所复述出来的前世都是普通甚至单调的,并且绝大部分都是穷人阶级。实际上,只有仅仅不到10%的受访对象的前世过着上层阶级的生活,约有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受访者的前世曾经是工匠或者商人(中层阶级),这和她后来获取的各历史时期的社会结构数据完全相符。当接受科学的检验时,海伦所得到的数据有着不可思议的相符性,并和一般人概念中前世回忆都是大富大贵或者名扬万里所不同。

海伦研究对象描述的一些其他细节,如建筑风格,服装风格,甚至是所使用的货币都和考古学家所知的历史讯息相一致。甚至更加细致的世俗信息,如鞋子的种类,食用的餐具,一般的主食以及料理的方式,细致到一个主观臆想完全不能精确到的程度,都和已知的历史记录相符合。这些要不然就是精心设计众人联合编制的恶作剧,要不然就是人们真的有前世轮回的证据

也许关于轮回最为人知的证据,也是最容易引起人们前世回忆的方法就是催眠回溯术了。对于这种富有争议的技术其操作如下:研究对象首先会被催眠,然后会被要求回到过去,从现在的时间点被带回儿时,然后自我描述所看到的和所体验到的一切。被催眠者会回忆起有关前世的非常特殊和精确的私人细节,例如全名,曾经的居住地,职业,配偶姓名和家人姓名,以及一些其他有关所谓“前世”的信息(有时会精确到前世的家庭详细地址),而这些信息经常被证实和历史,文化和地理信息一致。然而不幸的是,尽管很多的案例看似详尽十足,十分可信,然而却没有一个能有不能被驳倒的证据。相反通常在一些信息中会夹杂一些错误的信息,使得人们怀疑它们的真实性。另外还有一种被证实的现象叫做“潜在记忆”——有些人当阅读或者看电影后会忘记他们曾经做过这些事,只记住虚构的故事情节,而成为后来所谓的“前世”回忆,离最可靠的方法还相差甚远。

陌生语言习得能力是一种非常惊奇的有关轮回的证据。虽然这方面的事例不多但还是有一些被证实的事例:被催眠的人回忆“前世”的讯息,突然就说起了一种他们“今世”毫无所知的语言。有些案例中,甚至可以用一种外语娴熟地对话。一些记录在案可靠并引人注目的案例中,催眠者不仅会说一门外语,甚至使用了这种语言在几个世纪前流行的古语版本,这样的案例非常不似虚构语言,恶作剧或者是潜在回忆病症。关于陌生语言,最为著名的案例是晚年时候的男演员格伦·福特:当他在1960年代被催眠时回忆起了自己的“前世”是法国路易十四王时期的一个骑士。令人惊奇的是,尽管福特对法文只是略知皮毛,但是在催眠状态下的他却可以熟练地说法语来描述自己前世。更为惊奇的是,当他催眠状态下的回忆语录被录下来寄往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分析时,研究人员发现福特不仅法语说的很溜,而且说的还是在三个世纪前就已经消逝的巴黎土话。

神童是具有特殊天赋或才能的孩子,通常在科学或艺术方面,他们不仅在这些方面出色,而且在数年之后与同时代的人相比显得非常精通。这方面的例子有:德国作曲家莫扎特在年仅4岁时就能够创造出简单的音乐,并且在青少年时期就能创作出完整的交响乐;17世纪数学家布莱斯帕斯卡,只有11岁就能勾勒出新的几何体系。当现代的科学将这些稀有的天赋简单的归功于大脑化学的时候,却遗忘了为什么他们的大脑不同于其他人,或他们是通过何种方式才与众不同。如果这只是某些遗传突变或DNA组合的百万分之一,为何对其正常的兄弟姐妹不具有类似的影响,或者会不会是这些特殊的人拥有自己的非凡能力是因为他们前世做过同样的事情。

实际上,这个在几何方面具有特别天赋的孩子前世曾经是一个数学教授,而莫扎特的音乐之所以能够完成他的惊人的壮举,正如他声称的那样,因为他在很多次轮回中都是音乐家。前世生活中的记忆,兴趣,经验,都能够明显体现在我们目前的生活,那么前世的天赋和才能就可能影响今生。

似曾相识是一种奇怪的感觉,是重复某种人们确定他们今世从未有过的经历,或是对从未去过的某个建筑物或某个城市的神秘的感知。对某些人来说,这些经验被认为是前世轮回的证据,而这些残留的记忆则在转世重生中在一些事件中被无意唤醒。科学家们坚信这些经验只是一种简单的巧合,是过去的被遗忘了的经验和现在的经历相似而已。毫无疑问,这个想法是符合逻辑的,但这种解释却无法解释大量的似曾相识的现象。即便是一个地方或事件的相似性也无法解释,例如一个人如何能准确说出或描述出他们第一次去到的小村落的街道的名字,或一个人能准确无误回忆起一个他从未去过的家,并能准确说出其布局。轮回,在这些情况下至少是一种可能性。

恐惧症,是一种不寻常的,常常压倒我们的恐惧情感,而这些令我们害怕的东西实际上并不会对我们构成真正的威胁。这是个普遍的现象,几乎人人都有这方面的经验。人们为何会得恐惧症其实很好理解,这是通常在儿童时期因为过去的某些创伤或事件而造成的结果,而在今后的生活形成了不理性的害怕。但有些恐惧症却是没有伴随创伤的,例如治疗师可能发现某人从记事开始就害怕溺水尽管此人从未有过溺水的经验,而另一个人则害怕马,可在他一生中却从未接近过马。当重温往事,许多事物在回忆起前世的惨痛经历时变得清晰起来,期间产生的恐惧直接影响了现在的生活,这是揭开神秘的关键。例如,该男子怕水可能曾被淹死在前世;有人怕被马践踏,是因为他们发现在前世曾被马踩死,而这些痛苦的回忆被带到了今世。然而,好在许多情况下,只要恐惧的来源被确定是前世的惨痛经历,患者往往表现出惊人、快速的完全康复,其效果往往远远胜于一般的常规疗法。

我们中的一些人被特定对象,地点,或童年的事情所吸引,这些事物往往成为终身的爱好并执着它们,但这些兴趣从何而来?例如,为什么一个人被吸引到学习一切有关南北内战的知识,这场战争发生在一个世纪前而那时他们还没有出生;为什么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会对法国产生浓厚的兴趣,虽然他们从来没有去过那里也没有任何明显的联系?请问这会不会是轮回的回应?他只是个研究的内战爱好者,或者在某些仍沿袭前世的记忆,或者他就是那场战争的参与者?青少年迷恋法国仅仅是因为她敬佩其语言,风俗和历史,或还有其他的原因呢?即使我们回忆不起前世的自己,也不能否认我们现在的爱好和兴趣是前世的自己的反映?虽然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轮回是可能的,或至少必须被考虑的,尤其是在这些情况下,某人的某个爱好或兴趣显得非常与众不同。虽然不清楚我们的过去世究竟有多少保留到今世,而是以最微妙和潜意识的方式出现,但它是完全有可能的,那就是我们的过去世可能被更深远的扩展到我们的现在,以及我们的未来。

说到轮回转世,灵魂的存在就是个不可缺少的前提。否则,谁在转世?虽然从逻辑上讲,证明了轮回转世也就同时证明了灵魂的存在,但把灵魂的存在分开来说似乎还是要清晰和明白一些。古今中外,亲眼见过灵魂的人非常多;但因缺乏“硬证据”,很多人还是不信,甚至斥之为“反科学”。如果科学不出来说句公道话,灵魂还得委屈下去:主宰着人的一切,人却不想承认他。

科学毕竟还打着一面“实事求是”的大旗,过去认识不到的东西总有认识的时候。1960年代前后,科学终于要说老实话了。许多科学家、医学家和医生在灵魂离体、濒死经验以及轮回转世方面作了许多严谨的研究,产生了很大的社会影响。根据资料记载,调查显示每五个人中就有一个经历过灵魂离体。通常这种现象发生在危险出现的时候。有时则是不由自主地和没有什么理由。

住在爱尔兰的一名妇女有灵魂离体的习惯。在一次灵魂离体的游历中,她找到了自己梦想中的房子。在接下来的一年里,她多次灵魂离体到那里去看那所房子,越看越喜欢。后来,她和她丈夫准备搬家。她想,如果知道那栋房子在哪里就好了,那栋房子对他们来说再理想不过了。到伦敦去找房子。令她欣喜的是,一个他们曾经过问过的广告把他们带到了刚好是那栋她熟悉的房子。一切的一切,包括家俱、摆设都和她灵魂离体旅游时看到的一模一样。而且,这栋房子出奇的便宜,因为据说那是一栋闹鬼的房子。当她作为潜在的买主和那栋房子的房主见面时,房主盯着她尖叫起来:“啊,你就是那个鬼!”

从房子闹鬼的传说和房主一见面就认出了她,可想房主已经见过她的灵魂许多次了。一种所谓“先身而至”的情形,证实了人可以在他的物质身体到来之前出现。这种现象在北欧一些国家,特别是在挪威,据说还很普遍,甚至有些人都习以为常了,有些人还把它作为“客人要来了,快准备咖啡”的先兆。俄国大小说家列夫·托尔斯泰也可以证实这种现象的真实性。媒体大王丹尼尔·道格拉斯·霍姆到俄国访问时,托尔斯泰和他的太太到圣彼得堡火车站接他。他们看到霍姆下火车后匆匆离去,根本没理他们。托尔斯泰的太太给霍姆住的旅馆写了一张便条,对他这种古怪的行为表示失望。三小时后,霍姆乘另一辆火车抵达,那张便条已经在他将要下榻的旅馆里恭候他了。

1828年的一天,在一艘来往于英格兰利物浦和加拿大的商船上,大副罗伯特·布鲁斯看见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坐在船长室里往一块记事板上写字。那人转过身,带着木然不动的严肃表情盯着他。这使布鲁斯感到惊恐。他赶快冲到甲板上,去向船长报告他所看到的情景。“你一定在发疯了,布鲁斯先生,”船长说道。“一个陌生人?我们已经出来近六个星期了!下去看看是谁。”“我从不相信鬼,但是,说句老实话,先生,我可不愿单独去见它。””布鲁斯说。于是,船长和大副一起去了船长室,发现里面空无一人。然而,当他们检查记事板的时候,发现上面写着“往西北方行驶。”“先生,你是在戏弄我吧?”船长严厉地说。布鲁斯发誓他所说的全是真话。船长坐在办公桌前沉思了几分钟。然后,他把记事板翻到背面,让布鲁斯在上面写下“往西北方行驶”。石板两面的字迹完全不同。他又把二副和其他乘务员依次叫来,让他们写这几个字。用这个办法,他检查了全体船员。没有一个人的笔迹与记事板上的有一丝相像。于是,他们从船头到船尾,把整条船彻底搜查了一遍,也没找到任何偷乘者的迹象。船长最后问道,“布鲁斯先生,你到底怎么理解这一切呢?”“我说不出来,先生。”布鲁斯说道。“我看到那个男人在写字,你看到了他的字,其中必定事有蹊跷。”由于风向很好,绕道西北方只会多花几个小时,于是船长下令向西北方转航。大约经过三个小时的航行以后,监察哨报告说前方有冰山,冰山附近有一艘船。当再靠近的时候,船长通过望远镜看到了那艘船,船上有很多人。实际上那是一艘遇难船,已经被牢牢地冻结在冰上了。他派出一些小船去营救幸存者。当第三艘救生船返回来,上面的乘客正在登上大船船舷时,布鲁斯惊讶地发现,其中就有他几个小时前在船长室里看到的那个人!当大副认出了这位新乘客以后,船长说道,“老实说,布鲁斯,这真是越来越离奇了。我们去看看这个人吧。”在船长的要求下,那个人在记事板的空白面上写了“往西北方行驶”这几个字。当记事板翻转过来时,他和其他人一样吃惊地发现,在另一面上有着一模一样的词语和一模一样的笔迹。他把记事板翻过来又翻过去,“我只写了一面,是谁写了另一面?”他完全记不得那件让布鲁斯惊恐的事情。不过,他记起一件可能与此有关的事。那天中午时分,他因精疲力竭而酣然入睡。他醒来后宣称他们一定会得救,因为他梦到自己登上了一艘来救他们的船。遇难船只的船长证实了他的说法,“他向我们讲述了船的外表和装备。你们的船出现了,与他描述的一模一样。”

这个故事发表于1860年罗伯特·戴尔·欧文的《走在灵界的边缘上》,是由罗伯特·布鲁斯的好朋友克拉克船长向上述作者讲述的。他描述说布鲁斯是“他一生中所见过的最真诚的一个人。”他跟欧文说,“我用生命来保证他没有说谎。”这个故事不寻常之处是,灵魂不但离体显形,还到很远的船上留下了带有准确信息的字迹。这块记事板和上面的字迹就是“硬证据”,谁也无法否认的。

轮回转世到底是否存在,从目前获得的数据上看,有以下显示:

1、很多关于儿童前世记忆的案例被严谨的学者存档、确认。

2、受试者关于前世细节的回忆与历史相符,并且同时期、同地域的前世案例也相互印证。

3、受试者回忆出他们根本无法知道的古代的语言和文字。

4、有一些案例显示不同的受试者(如亲友)独立回忆出相同的人物和事件,细节吻合。

5、受试者对前世创痛的回忆使他们今生的恐惧症和长期性疼痛消失。

以上这些事实很难单纯用幻觉来解释。当然可以用超感知能力或全息宇宙观来解释这一现象,但这种解释和轮回一样难以令现代科学接受。

从打假的角度,这个可能性不大:

1、这些人有的本来就是学术界人士,如因研究儿童前世记忆而著称的STEVENSON博士是一位教授,具有较高的可信度。

2、他们没有伪造数据的动机,发表轮回的证据不会对他们的晋升有任何帮助。相反,一些人甚至在早期不愿意发表这些研究,担心对自己的学术前途产生负面影响。

3、他们的数据无论对轮回是证实还是证伪,对他们的研究来说都是有意义的。对西方科学来说,证伪对他们的学术前途可能更有益处,因为西方科学不承认轮回。

4、他们不相信宗教,没有为自己的信仰找证据或做宗教宣传的动机,有的人甚至受到宗教信徒的骚扰,因为西方宗教不承认轮回。

5、他们获得的信息在很多方面互相印证。

6、相信轮回转世的人都知道善恶有报,没有人敢撒谎害人害己。

参考消息:http://www.arpun.com/娑婆世界,不能藏身久,光阴有限,莫待死临头。名闻利养总是空,世俗恩爱终分手,冤冤相报不到头。

更多精彩,请查看本类栏目: 新闻资讯 - 探索发现
除非注明,ARP联盟文章来于网络,投稿原创等,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本文地址:http://www.arpun.com/article/18661.html

相关文章
  • ·[图文]轰动全球的轮回转世的实例
  • ·[组图]40年了!美国警长将首次公开发言UFO历史上最为轰动的绑架案
  • ·[图文]凌晨 一个女人轰动了整座城市
  • ·[图文]1949年台湾轰动全球的朱秀华借尸还魂事件及真相
  • ·[图文]科学家收到50亿年前无线电信号,引发轰动!
  • ·[图文]智利火山喷发 附近惊现UFO引轰动
  • 发表评论
    栏目列表
    阅读排行
    本类最新
    网站帮助 - 广告合作 - 下载声明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