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LPA:物化的灵体pc软件 文章资讯 手机软件

您当前的位置→图文中心新闻资讯探索发现TULPA:物化的灵体

TULPA:物化的灵体


2015/8/4  编辑:admin 来源:本站整理

(恐惧鸟 着)

想象力, 上天赋予人类其中一件强大的必备工具, 让我们我自己顺应变幻莫测的大自然, 创作出各种美丽的诗词绘画。 但有时候, 过强的想象力会变成一件可怕的武器, 把尖锐的矛头直接指向使用它的主人, 让他看到各种可怕的鬼怪或不存就在的敌人。

以脑科学为例, 人类的大脑本身有辨识熟悉的图案、人物的倾向。 这种倾向可以能够使人类在演化过程上, 在茫茫的大草原中, 轻易辨识到同伴或捕食者的脸孔, 从而作出相应的反应。 TULPA:物化的灵体



但有时候, 这个机制就像坐您旁边的同事般, 明明闲来无事干, 也要扮OT、强行挤一些功绩出来, 好向上司证明自己有用。 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人脑上, 这个机制由于过度活跃, 会产生一些不必要的误会和多余的信息。 在学术上, 我们叫这些误会为「Pareidolia(幻想性错觉)」, 例如面包上烘出耶稣的脸、火星上有一颗人头、墙壁上出现鬼脸、灯光出现人影....同样的情况也可适用在你的听觉、触觉等感官上。 有时候, 这些五官的混合出错足以编制一个惊栗的鬼故出来。

但来到都市传说的领域, 我们当然将不会甘心停留在脑科学这些肤浅的解释, 我们想再问得深入一些︰即便那些幻觉是大脑失控的产物, 但幻觉会不会有天变成真实呢?如果幻觉可以化为真实, 又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出来?

这就是本系列文章探讨的问题。

「那个古怪而邪恶的僧人」

亚历山德拉.戴维.妮尔(Alexandra David-Néel), 生于1868年法国圣芒代, 卒于1969法国迪涅。 妮尔才华洋溢, 她是法国著名的探险作家, 同一个时间身兼记者、东方奥秘学家、歌剧歌手和藏学家等身份。

妮尔出身于混合宗教的家庭, 父亲是名著名的共济会会员, 而母亲则是比利时天主教徒。 妮尔自15岁起便钻研藏学, 并来进行苦行、禁食和自我鞭打等修行。 21岁便入读法国大学并修读藏文和梵文。

在毕业后, 妮尔先进担任过探险家、歌手和家庭主妇。 在40岁时, 亦即是1924年, 离了婚的妮尔决定远走家乡, 走入当时还是谜一存在的秘境, 西藏拉萨, 和那里的僧人们钻研藏学和法术, 并成为首个进入西藏的欧洲女性。

在学习其间, 妮尔由西藏僧人们习得一种闻所未闻的秘术, 那种神奇秘术的名称叫「Tulpa」, 意指透个强大而持续的想象力, 来物化一种理应只存在幻想世界的事物。

妮尔对这个不曾在欧洲听闻的概念感到万分兴趣, 并决心要习得这门技能并带回欧洲。 自此之后, 妮尔会一直不断跟随西藏僧人们冥想, 学习召唤Tulpa的仪式。

大约数个月后, 妮尔终于成功幻化了第一个属于自己的Tulpa, 一个拥有中世纪苦行憎外形的守护灵。 除了外形外, 妮尔还付予了守护灵详细的性格、历史、背景, 好深化这个理应不在的幻想。

起初, 妮尔的守护灵只不过是她脑海里一把声音, 极其量以朦胧的黑影或浓雾示人, 而且只有妮尔才深刻感觉到。 但日子久了, 妮尔察觉到她这名僧侣外形的守护灵出现一些令人不安的变化。

最先是, 妮尔看到它现在开始出现一些「小动作」, 例如走路、停下、左顾右盼、大笑, 但妮尔并没有命令它执行这些动作, 它理应没有这种自主性。 除此之外, 随着僧侣的轮廓日渐清晰, 所展示出来的却不是妮尔当初想象的脸庞。

「他变成一个臃肿痴肥、满脸油脂的呕心男人。 」妮尔在自己的书中写道︰「他肥软的脸上永远摆住一张嘲讽、恶毒、狡猾的嘴脸。 他的行为一日比一日大胆, 愈来愈猖狂。 简而言之, 他想脱离我的控制。 」

除了丑陋的外表外, 这个苦行憎灵体也愈来愈「物化」, 可以推倒一些较轻的物品, 或踢走路上的石子, 最后甚至可以在妮尔身上留下深深的伤痕。 但讲到底, 这个灵体是妮尔数个月来的心血, 所以一直不忍心蓦然把这个守护灵丢掉, 纵使它已经变了质。

直到一次网友朋友聚会上, 妮尔终于认清眼前情况的严重性。

在西藏期间, 妮尔和她的同伴过着半游牧的生活。 在路途上, 不时会遇上别的旅人或部落, 之后大家会举行一些营火聚会。 在一次聚会上, 妮尔发现那个苦行僧竟然以「完全物化」的姿势示人, 在营地大摇大摆地出现。

这一次, 他不会再是虚幻的产物, 而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个体, 拥有固定的外形, 完全的物理性, 能拿起东西、能被物质阻挡。

愈加恐怖的是, 她的同伴完全认知到他的存在。 那个外貌仍然充满邪气的苦行憎擅自走进人群的中央, 和妮尔的朋友聊天跳舞, 甚至可以大吃大喝, 仿佛是他们的一份子。

那一刻, 妮尔意识自己创造的再不是一个概念或脑海的幻觉, 而是一个完全物质化的怪物。

在其他僧人一致同意下, 妮尔决定要把这个灵体「回收」。 之后半年, 妮尔用了大半年时间, 一步一步冥想, 才把这个苦行僧灵由完全物质化倒退回三维立体影像、之后平面图片PHOTO、浓雾、脑海的声音….直到它被打回幻想世界, 完全消失为止。

究竟这个叫Tupla的秘术是什么来?它真的物化想象物?更加重要的问题是, 它和我们一直以来讨论的都市传说有什么惊人关系?

「TULPA:让幻想成真」

Tulpa(梵文为 निर्मित)原意指「去建造」, 属于藏传佛教其中一个教义或修行课题, 记录在西藏死者之书中(Tibetan Book of the Dead)。 据说在较古旧的印度佛教已经有Tulpa的概念, 但那时指的只不过是「虚幻、不真实、局限于脑袋内的想法」。

除此之外, 在古希腊的「恶魔学派(Daemonism, 如果想采用较小误导成分的名字, 又可叫作灵鬼学)」, 有一部份哲学家相信在人和神之间有一种叫Daemon的幻想生物存在, 它们负责去指导人类, 其召唤方法也和西藏的Tulpa相似。

顺带一提, 那时候Daemon这个字和现今基督教指的邪魔大不同, 而是一些智能的指导者或精灵。 但直到1930s, 当妮尔由西藏回国后, Tulpa这一魔法概念在欧洲发扬光大。 到了现在, Tulpa一般解释为「透过强大的意念去物理化一件幻想事物」, 其召唤过程可以是个人, 也可以是集体创造。

在创造Tulpa前, 其外形、个性和背景等一切也可由主人选择中和设计design。 在创造初期, 主人可以在「梦幻地(Wonderland)」和自己的Tulpa交流, 梦幻地指主人幻想出来的地方, 可以是白日梦, 也可以是冥想。 透过在这里的交流, 主人可以深化Tulpa的形象, 从而获得更强的物化效果。

但唯一最让人担忧的地方是, Tulpa在成熟后, 不会再受控于主人, 会产生自我意识, 在某些特殊情况下, 甚至会自己再创造一些Tulpa出来。 曾经饱受Tulpa折磨的妮尔在书中最后也有提到︰「一旦Tulpa被赋予了足够的活力和真实感, 它们就一定会脱离创造者的控制, 就像胎儿由母亲的子宫挣扎爬出。 」

根据记录网上某些成功人士说即使不受控制的Tulpa其实不坏, 它们反而能带给你从未发现的知识和觉悟, 但在某些情况, 不受控制的Tulpa可以为主人带来非常严重的后果….

非常非常严重那种。

「千万一定不要接触TUPLA」

以下的故事是美国(美利坚和众国)一名曾经接触Tulpa的网民HunterM的亲身经历:

我要和大家说一下我创造Tulpa的经历。 纵使事隔数年, 但当时每一幕可怕的画面仍然在我脑海里历历在目。

如果你们当中有任意一个人想创造Tulpa, 或者已经进行中, 我强烈主张你们立即停止stop任何冥想或召唤仪式, 原因我会在下面详述。 对于未曾听过Tulpa的读者, 让我介绍说明一下。 Tulpa是一种类似魔法的东西, 透过强大而专注的想象力, 可以把任何想象的产物带到现实世界, 无论是人、动物、或者是更特别的东西。 Tulpa绝对不是都市传说, 而是一些恐怖而真实的禁忌。

三年前, 我仍然是一名超自然爱好者, 经常在各大超自然讨论区流连打滚。 那些年, 凭借一颗单纯的好奇心, 我作过无数次的超自然实验, 什么魔法仪式、时间包、在镜子前召唤亡灵, 但几乎所有的都是骗人的玩意, 让我失望透顶。

直到我开始创造Tulpa,

Tulpa是我试过众多实验中, 唯一真实可行的超自然实验, 但其后果却恐怖得几乎让我掉了小命。

我不会在这里教大家说怎么才能创造Tulpa, 这不是我写下这篇文章的原意, 我不想那个逞英雄的傻蛋在看过我的文章后莫名其妙地死掉。 我明白Tulpa理论听起来是非常吸引, 但千万不要尝试, 稍有差池, 你下辈子真的会在精神病院渡过。

要制造一个完全成熟的Tulpa, 大约有请求需要200至500小时的冥想或召唤仪式, 视乎召唤者的能力而定, 我的故事在百多小时的阶段便完结。 我当初选择了自己的镜像作为Tulpa, 纯粹因为那是最不复杂、最快捷的模块。

在开始数星期, 主要是一些可以说是的冥想练习, 例如你明明是坐在房间, 却想象自己走出房外, 在别的地方办事, 又或者自己和自己对话。 那种感觉很奇妙, 很难解释, 仿佛你在全神贯注地忘我工作, 但事实上你只是像傻子般望着墙壁发呆。

一个月后, 我开始增加冥想的困难度, 在吵杂的街道上冥想, 或听着重金属音乐冥想。 除此之外, 我还把Tulpa设定了一些较复杂的情景, 例如下象棋、跳舞、跑步等。 直到这阶段, 一切还很顺利, Tulpa的形象不再只局限于我的脑袋, 而是像投影像般活现在我面前。

起初, 他的外形像小学生的美劳作品般粗糙, 但我像设计师般一点一点把他的外形修改。 直到二个月后, 他已经完全成形, 几乎和我长得一模一样。 我用好奇的眼光望着他, 他也投回一个狐疑的目光, 仿佛看到就在刚才剪完头发的自己。

其实到了这个阶段, 按照常例, 我应该赋予他说话的能力, 但可惜我为人有项怪癖, 不太中意说话, 也讨厌别人说话, 所以一直迟迟没有教他。 直到现在, 我很庆幸这个怪异的怪癖救了自己一命。

雕琢完外形后, 我开始容许自己的分身介入自己的日常生活。 宛如一个隐形的好友般, 我会带他上班、和女孩约会、探望母亲、参加朋友的派对…到了最后, 我几乎一无聊便会召唤他出来。

在某程度上, 长得和我一模一样的分身在三个月后已经有了自己的意志。 他开始指导我的生活(或者说对我的生活指手划脚), 例如提醒我上班忘记带什么、和女孩出街要提醒一定要注意的事项等等。 如果根据网上的教学, 来自Tulpa善意的提醒是正常的, 这也是Tulpa存在的目的, 所以当时我也不以为然。

万物的腐坏总是在不知不觉间进行, 并不会大锣大鼓地宣扬。 假如你有天无聊得很, 尝试把切好的苹果放在桌上, 然后牢牢盯着它, 你不会指出它在那一刻变成又黄又黑的烂苹果。 但当你蓦然回首时, 才察觉到它已经败坏到骨子里。 万物如此, Tulpa也不会例外。

第一步, 勾起我注意的是它的小动作。

咬手指甲、盘膝而坐、吐舌、举中指....这些我未输入的小动作开始在他身上出现, 而这些动作的出现令我有种莫名其妙的厌恶, 一来我本身有的小动作不多, 二来它是由那里学会这些小动作?我感觉到我们之间的距离愈来愈, 一步一步逼近悬崖。

另外, Tulpa的移动也不再受我控制。 从前, 我可以命令他站在任何一个详细位置, 然后隔好几小时回来时, 他仍然呆在原地。 现在, 我渐渐丧失了这个权力, 他时常跟随在我的身后, 形影不离, 在背后散发出一阵莫名其妙的压迫感。

还记得有次在浴室洗脸, 当我抬起头来, 镜子照出Tulpa突然出现在我的身后。 用我的样子冷冷地瞪着我, 毫无感情, 你试想下照镜时, 突然看到身后多了一个目无表情的自己, 那是多么令人鸡皮疙瘩的事情?那次我吓得在独自在空荡荡的屋子尖叫。 直到我鼓起勇气, 把手伸进Tulpa到, 才提醒自己它只不过是影像罢了。

至少暂时如此。

直到那时候, 我才认知到Tulpa的外表已经不是我当初规划般那么精美。 它的脸部变得瘦长, 脸颊凹陷。 牙齿变得像野兽般尖长, 犬齿由嘴巴凸出, 青面獠牙。 手脚也长得不成比例, 像个濒死的老人般。 最让我不安的是, 当他望着我的时候, 眼神总是散发出一种渴望, 虎视眈眈的样子, 它究竟在渴望什么?我的人?还是我的灵魂?

在一天晚上, 我决定放弃这个该死的Tulpa计划, 但已经太迟了。

我没有做什么特别的东西, 只是不再理会它, 真的希望它自然消失。 好一段时间, 这一招好像颇有效, 那只邪灵真的会消失数小时, 但不出五小时, 它便会回来。 更糟糕的一点是, 它的外形在每次回来后, 伴随着更恐怖的变化。 身高一次比一次高大, 最后它的头已经贴住天花板。 它的牙齿愈来愈尖利, 肤色也变成一种古怪的铁青色, 想要害人的恶毒模样。

直到最后, 我已经完全失去了召唤权, Tulpa开始无时无刻在跟在我身后, 永远像厉鬼般紧贴着我背脊。 即使我入睡, 它也会出现在我的梦境中, 陪伴它出现的是很多畸形呕心的怪物, 和无数至亲被虐杀的画面。

我身边的人也察觉到我的异样, 朋友开始疏离我, 我的上司甚至要求我做验毒测试。

我想不出来我的分身究竟何时消失, 正如我说不出它何时变质。 如果真的要划出一个转折点, 我会说在事件最后一星期的某天晚上。

那天晚上, 我由睡梦中惊醒过来, 发现全身都被汗水湿透。 逼使我由恶梦中惊醒过来, 是一阵呕心透琪的硫黄味, 那阵硫磺味攻入我的鼻子, 炙热的感觉由鼻腔蔓延至肺部, 一时间我透不气过来, 胸口像压上千斤顶般沉重

然后我看到它。

我的分身以某种畸形的角度悬挂在天花版上。 他的头像吊灯般在我头顶上下摇晃, 四肢像蜘蛛般紧贴着我的墙壁。 它仍然目无表情地注视着我, 长长的犬齿插进下颚的肉里, 脸部和我只有十多厘米的距离。

我理应尖叫出来, 但可惜没有。 过大的恐惧使我变得麻木, 肌肉明明还可以移动, 但却因为过激的抖颤, 反而最后什么也做不了, 像瘫痪般任人宰割。 我张开空洞的嘴巴, 傻傻地看着眼前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怪物。

然后, 那只怪物开口说话。

那一刻, 我很庆幸自己没有给予他说话的能力。 它扭曲的嘴唇像两条蠕虫般开合, 像黑洞般的口腔传来一阵恶臭, 我听不到他在说什么, 而且我也永远不想知道。

在抛下那句无声的话语后, 他突然吐出长长的舌头, 像狗只般在我的面上。 虽然它还没有物化, 但呕心的感觉像电流般在我的面额扩散, 全身像被电流般抽动了一下。 然后那只怪物便由天花板快速走爬了, 留下我一人僵硬在床上, 动弹不能够。

我的故事来到这里便完结。 在次后数个月, 曾经有居住在远方的朋友说在自家门口前, 看到和我长得差不多的人站在那儿, 我也曾经看过一些和我长相很相似的通缉犯照片。 我不确定这些事件和Tupla有没有关联系。 但无论如何, 我都很庆幸自己可以全身而退, 因为在之后的研究发生, 有些Tupla初学者的运气明显比我差。 所以拜托大家, 真的不要招惹那些Tulpa, 特别是那些内心充满黑暗和悔恨的人, 因为Tulpa很讲究召唤者的心力。

如果大家不相信我的故事, 你可以查一下威斯康星学校那两个女孩的案件, 又或者在纽约发生那一连申恐怖的事件, 你便会知道我所言不虚, Tulpa真的不是我们这些平常人能招惹。

「结语︰灵界的大门?或是精神病?」

曾经有人把这段经历上载到外国一些研究Tulpa的论坛, 他们的建议是︰不论或真或假, 千万不要用自己的外貌做Tulpa, 除了心理压力外, 还很容易把内心的黑暗一并带出来, 极之容易失控。 他们说动物, 特别是弱小那些, 会更适合初学者。

至于小编的个人看法, 说起来有点尴尬, 因为自己在写这篇文章时, 心里不断有把声音喊道「这摆明是精神分裂(schizophrenia)的病症!」事实上, Tulpa令人产生幻觉、感官错乱、像发清醒梦的感觉的确是精神分裂的主要症状。 但究竟Tulpa是否一种精神病呢?

关键在于Tulpa是否真的能「物化幻想」。

如果Tulpa真的能如妮尔的经历般, 由幻想化为实在的个体, 那么Tulpa就不再是心理病, 而是一种真正的禁术。 在接下来的篇章, 我们会由都市传说的严重事件中, 试图找出都市传说和Tulpa的关联性, 当中有你们熟悉的人物, 例如slender man, 也有一些你们未曾听过的传说, 所以大家敬请留意, 让我们一起来看看都市传说的真面目。

相关文章
  • VMware和Virtual PC大比拼
  • iTunes如何取消电脑授权的方法?教你用iTunes取消电脑授权
  • 韩服STUDIO首测落幕 CSOL掀起解密跑酷新乐潮
  • 为什么转换到Visual Studio 2017如此 “容易”
  • 《Fury Turn》全关卡通关攻略大全
  • Ubuntu启动U盘安装DOS和WindowsXP教程
  • easyBCD如何引导启动ubuntu14.04
  • SSH无法连上虚拟机中Ubuntu Linux怎么办
  • iTunes无法更新并提示“未能验证itunes 311 ”怎么解决
  • android studio2.2怎么下载并安装常用工具包?
  • 发表评论
    阅读排行
    相关热门
    网站帮助 - 广告合作 - 下载声明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