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P联盟图文中心下载中心手机频道最近更新软件最近更新文章网络热点
您当前的位置→图文中心新闻资讯探索发现来自西方世界的山精妖魅-「山羊人 (Goatman)」(上)
站内搜索:

来自西方世界的山精妖魅-「山羊人 (Goatman)」(上)


2015/5/25  编辑:admin 来源:本站整理 

时间是公元一世,那是一个风平浪静的晚上。


来自埃及的领航员塔姆斯和他的船员正驶往意大利,计划在那里的港口进行买卖。但由于海风随夏天的来临而渐渐减弱,他们的船不得不停泊在帕克西岛(Παξοί),一个被丛林包围的天然海港。

由于气温闷热,很多乘客和船员久久未能入睡,只好在甲板上喝酒聊天。就在此时,一把神秘的呼喊声突然由岛屿漆黑一片的森林传出来。

来自西方世界的山精妖魅-「山羊人 (Goatman)」(上)_arp联盟

(恐惧鸟 着)

「塔姆斯﹗塔姆斯!」

由于那把声音宏亮而诡异,仿佛是由山本身自己发出,所以船上的人(包括塔姆斯自己)不敢蓦然响应。毕竟,那时候仍然是个属于古神妖魔的年代。

「塔姆斯﹗塔姆斯!」

那把神秘的呼喊声没有气馁,不断呼叫他的名字,而且语气焦急,好像发生了什么大事。最后,塔姆斯变得不耐烦,便提高嗓音,问声音的主人所为何事。

「当你到达帕罗第岛(Paros),请告诉大家伟大的潘(Pan)死了﹗伟大的潘死了﹗」

船上的人都被这个古怪的请求吓得傻眼,唯独塔姆斯保持冷静,施展讨价还价的能力,向声音的主人要求大海变得顺风顺水,易于航行,以换取传递口信的任务。

不久,海面果然括起凉爽的海风,塔姆斯的船也可以顺风离开港口。

一天后,当他们抵达帕罗第岛,塔姆斯便立即走上船尾,向沿海的山丘丛林大喊︰「伟大的潘死了﹗」

话音一落,沈寂的岛屿便爆发出惊为天人的长啸声,仿佛整个岛屿所有的动物、植物、甚至岩石也一起爆发出哮叫声,哮叫声满含伤恸和惊愕,久久未能平伏下来。

以上的故事是取材自罗马时代的希腊作家普卢塔克(Plutarch)笔下「神喻的缺失(De Defectu Oraculorm)」的一篇民间传说,而这篇民间传说后来也被列入基督教传说记闻。因为根据基督教教士的注释,传说中提到的潘(Pan)死去的那一天,其实就是耶稣被钉上十字架的那一天。当天,耶稣脱离肉身回归天堂,为世人赎罪,成为新的万物主宰, 打破了旧世界的秩序…

而潘恰好是希腊传说中象征住「对大自然的恐惧」的旧神。

「不断被世人误会的山羊神」

我们现在英文「Panic(恐慌)」这个词语正是由「Pan(潘)」衍生出来。根据希腊传说,潘有人的样貌和上半身,但却长了山羊的腿、角和耳朵,负责掌管树林、田地和畜牧的牧羊神。

起初潘只不过象征住希腊人对树林的恐惧。根据希腊神话记载,潘会突然袭击在森林中独行的男子、诱奸迷路的妇女或驱散牧羊人的羊群。简单来说,就是你可以在山上发生的麻烦都可以算在潘的身上。但随着时代变迁,古希腊人开始对潘的注释不再局限于森林的小麻烦,开始延伸至更深层次的恐惧,例如被黑夜淹没的森林、嗜血的猛兽、突如其来的天灾、致命的疾病、未知的星辰移位…不知不觉,潘已经化身成为「混沌」、「万灵」、「无常」、「原始」的象征,象征住人类面对残酷的大自然的无力感和,提醒人类渺小的存在。

我们回到普卢塔克的故事。现在再次细看时,大家会发现其实「潘的逝去」想表达的是由公元一世纪开始,亦即是耶稣基督死去的那一年,人类便渐渐脱离对大自然的恐惧,透过耶稣带来的道德和职责观念,建立更美好的社会,甚至反过来掌控大自然。(当然,有部份长期被教会白目的民俗学学士说,其实故事想说是由基督教崛起那一刻开始,人类的恐惧不再是来自大自然,而是腐败的神权社会和无尽的宗教战争。)

之后好一段时间,山羊神的形象没有再出现在人类历史记载中。直到1307年,在法国举行的异端大审判,残暴的法国国王腓力四世为了把眼中钉圣殿骑士团连根拔起,捉拿了大批圣殿骑士并用严刑逼供,强迫他们承认崇拜偶像罪,好让他可以一次过绑他们上木柱烧掉。在逼供过程中,部份成员被屈打成招,供出一只从未有人听闻的恶魔「巴佛灭(Baphomet)」。那些被逼疯了的骑士说巴佛灭有山羊的头,女性的胸部、额头有五芒星,两角之间有火把、盘膝而坐,左手指天,右手指地,他们每月都会进行邪教仪式祟拜巴佛灭。腓力四世当然不会理会事情的真伪,只要有籍口把他们烧死就好了。自此,山羊神便以巴佛灭的形象进入人类的历史。

期后数百年,有关山羊神的传说再陷入沈寂,不见踪影。直到19世纪初,有幸得到法国学士G.D.布拿斯写的「恶魔辞典」和魔法师Eliphas Levi画的「The Baphomet of Mendes」的宣传,巴佛灭的恶魔形象再一次发扬光大,并开始在民间流传,更逐步渗入巫术仪式中,被认定是中世纪黑魔术的传播者,恶魔召唤仪式的主持人(但也有人说,山羊邪神早在19世纪前便流传在邪术中)。时至今日,巴佛灭、潘等山羊神的形状更在人们的误解和传媒的错误报导下,升级为撒旦的标签。

但究竟最初那只躲藏在深山、性格暴躁好色、喜欢用散播恐惧戏弄世人的潘还存不存在?如果你问的对象碰巧是居住在马里兰州(Maryland)的美国人的话…

答案是肯定有。

「美国山羊人的传说」

大约由1950s开始,美国东部的地区便开始流传一个诡异的传说︰在马里兰州一带的山区,出现了一群异常可怕的族群。据说,那个族群的生物虽然长着羊头和羊腿,但却有人类的躯体和一对灵巧的双手。更加奇怪的是,那些生物是像人类般直立行走,可以在山野间灵活地穿梭,而且他们跑得很快,从来没有人类可以追上它们(或逃过它们)。鉴于它们那半人半羊的外形,人们称呼它们为山羊人(Goatman)。

听说那些山羊人的数目很多,大约有3千多只,分散在美国不同的角落,主要集中在马里兰州一带,但传说在亚拉巴马州,加州,印第安纳州,肯塔基州,密歇根州,甚至远至加拿大和澳洲也有他们的身影。

他们的行踪成谜,只会躲藏在深山或森林,永不踏足大城市,但同一时间,他们生性凶残,嗜血成性,不时传出袭击人类或家畜的传闻。曾经有一宗案件是数名小孩在夜晚抄小路回家时,一只山羊人便捉走了其中一名走得比较后的小孩。其他小孩听到尖叫声,立即跑回头营救,山羊人见状不妙,便立即放下口中的小孩,溜之大吉。虽然小孩没有死掉,但却失去了一只手臂和左腿。

除此之外,网上关于遇上山羊人的网民经历很多,小编只进行简单的搜索,便已经找出50多篇出来,比起在写黑眼儿童(Black Eyed Kids)时找到的还多!而且每篇的文字也很粗略,不似出至创作家之手,其数量之多让小编不得不相信其真实性。

看到这里,如果你们以为小编只不过介绍一只吃人的超自然生物,那么你们太低估山羊人的恐怖。以下的故事记述了三名行山人士在深山遇上一群山羊人的恐怖经历,看完你们就会知道,山羊人不只是会吃人那么简单…

「故事1: 我刚刚杀了你们…」
我们从不和别人提起这件事,甚至连只有我们二人时也不会提起,但无论如何,它的确发生了。

在事件发生之前,我、Ben和Ryan是相识已久的行山好友。每逄假日,我们三人都会走入山林露营。我们通常每次都选择不同的营地。那一次,我们的营地是位于离市中心两小时车程的山林,其实我们很早前就留意那个营地,但由于那里发生过不少野生动物袭击行山客的事件,所以我们一直把它拦在一旁。

直到事发数天前,Ben兴奋地和我们说他买了一把散弹枪,所以我们终于可以去那里露营了。起初,我和Ryan都抱持怀疑的态度,但最终我们都答应了,并在就近的周末出发。

我们到达营地已经是下午,扎好营地时,黑夜已经降临,黑暗的森林只剩下我们的营灯。我们食完晚饭后,决定在附近的山林散步,Ben当然带上他的散弹枪。我们沿住若隐若现的小径慢慢行走,步入漆黑一片的树林里。

其实我一直很享受在漆黑中漫步的宁静,但那一次却有点不同,我由步入小径那一刻开始便感到一股莫名其妙的呕心和莫名其妙的焦虑,好像有什么不详的预感。不出所料的是,大约在一小时后,我们的身后便开始传来阵阵怪声。

即使现在,我也很难准确形容那些怪声,有时像某些庞然大物的脚步声,有时却像某些弱小动物受伤的呻吟声,但唯一确定的是,那股声音来源和我们愈来愈近,几乎在咫尺之间。纵使我们没有交谈,却心有灵犀地一起调头走,急步走回营,但更可怕的怪事亦接踵而至。

我不知道过程中发生什么事,但当我突然回神过来时,却发现自己和Ben、Ryan他们俩失散了,他们手电筒忽然变成丛林深处的一点微光。那一刻,我吓得脸上血色尽失,无命似的朝光源飞奔。

受惊的记忆特别零碎,可能是为了保护我们自己的关系?我想不起奔跑的过程发生了什么事,只记得当跑得筋疲力竭时,我便已经来到一栋废屋的门前。那栋废屋仿佛曾经经历过火灾,被熏得黑黑,所有的窗户都锁上了,唯恐前方的木门微微打开。

一把低沈的声音由门后传出,轻呼我的名字,吓了我一跳,但很快便认出那是Ryan的声音。起初我还犹豫应否进屋内,但当听到身后不断逼迫的脚步声时,我便立即冲进屋内,把门紧紧锁上。

进入屋内,我马上用手电筒扫射屋子,看到Ryan紧靠住墙坚,他的样子很冷静,冷静得即使我的灯光直接照射他的脸庞,他的眼睛仍然连眨动一下也没有。

「我们就待在这里。」他轻描淡写地说︰「外面的东西很危险呢。」

我望出窗外,外面漆黑一片,鬼影幢幢,便开始担心Ben的安危起来,但他手持散弹枪,应该不会出事吧?我气馁地叹了一口气,之后再回望屋内的情况。屋内的环境和外观差别不大,仍然脏乱得很,墙壁被熏黑,地板布满像油污的黏液,好像曾经有人在这里煮食。行为怪异的Ryan仍然紧靠着墙壁,冷漠的眼睛紧盯住我,没有说话。这时,我暼见他身旁的位置放了一大堆像木头和岩石的东西…

砰﹗砰﹗屋外突然传来数下枪击声。

我怔在原地,双脚仿佛被黏液缠上般动弹不能,心头急速住下坠。我立即望向Ryan,祈求他有什么行动,但Ryan没有说话,甚至连表情变化也没有,仍旧冷静得很,甚至有点诡异。

当我正想开口说什么时,木门突然传来数下猛烈的敲门声。

正当我想开门时,Ryan突然冲上前来,一把抓住我的胳膊,严厉地说︰「不要开门﹗可能是那些东西来。」我没有理会他,坚持走向木门。「不要那样做,它会走进来,之后杀光我们。」

纵使听起下很吓人而且很有说服力,但除了自身的安危,我更加担心的是Ben。他可能刚刚杀了只野生生物,内心慌张得很。我紧握木门的把手,深呼吸一下,一鼓作气地打开木门,一个庞大的黑影立即由门外扑向我来…

那个黑影的主人是Ryan。

「门外的Ryan」倒在我的怀内,他满头大汗,豆大的汗珠滑过涨红的脸庞,惊恐的表情有人性化得多。「你有没有听到Ben的枪声?」他气喘如牛地说:「我们快点去救他,之后离开这个鬼地方。」

我不能实时回答Ryan的话语,口腔仿佛含了一大块姜说不出话来,心脏和血液像遇上寒冰般霎时冻结。我连忙转过头来,发现「屋内的Ryan」不知什么时候化为一缕烟,只留下刚才他身旁的木头和岩石…现在回神过来,才发现那是一堆骨头,有动物,也有人类。

我没有和Ryan解释太多,立即抓住他的衣袖住营地方向狂奔,甚至连换气的时间也没有。当我们回到营地时,看到手持散弹枪的Ben怔怔站在营外,目无表情。当他看到我们回来时,原本苍白的脸孔更立即加多一层白霜,仿佛可见什么可怕的事物。我们没有理会太多,立即合力抓起Ben,扯他上我的货车,疾驰而去。

回程途中,车内弥漫住一阵尴尬的沉默。一会儿后,我率先问Ben他刚才开枪射倒了什么。

「你…有些东西由树后窜出,还攻击我…所以我射杀了他们..」他支吾其词地说。

「Ben,那些东西是什么来?」

「是…是你们来的,我明明刚才杀了你们…」

之后他像痴呆般望出窗外,再没有说话。

回到家后,我们再也没有看到Ben了。

参考消息:http://www.arpun.com/究竟山羊人是什么的生物?它们的由来又是什么?它们还有什么可怕的能力?这些谜团会在下篇和大家一一探讨,到时还有另外两个恐怖的山羊人经历呢﹗

更多精彩,请查看本类栏目: 新闻资讯 - 探索发现
除非注明,ARP联盟文章来于网络,投稿原创等,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本文地址:http://www.arpun.com/article/15493.html

相关文章
  • ·[图文]神秘DNA侵袭人类祖先 根源竟来自远古病毒
  • ·[组图]【蚩尤竟是来自外星的机器人?】远古时期的外星人大战
  • ·[图文]最新研究:地球上的水来自行星“忒伊亚”
  • ·[组图]虫洞可以时间旅行,但我们为什么没有看到来自未来的人类?
  • ·[图文]谷神星发现神秘不明金属,UFO专家称这些物质来自宇宙其他星系
  • ·[组图]多贡族与他们神,来自天狼星系的北欧型外星人
  • ·[图文]来自母体的数据错乱(三): The Mandela Effect(曼德拉效应)
  • ·[图文]洛杉矶发现来自地狱的小恶魔
  • 发表评论
    栏目列表
    阅读排行
    本类最新
    网站帮助 - 广告合作 - 下载声明 - 网站地图